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銀行業破產退出機制:銀行的自由競爭_存款保險制度@王劍的角度

原標題:銀行業不能像黑社會一樣只進不出

銀行業不能像黑社會一樣只進不出@王劍的角度

王劍,CFA

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 金融業首席分析師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 特聘研究員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業研究中心 特聘研究員

本文為金融業研究方法探討,并結合時事,也是對已發證券研究報告的進一步延伸解讀。

本文不是證券研究報告,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涉及個股也僅為舉例或陳述事實之用,不代表我們對他們的證券或產品的推薦。具體投資建議請參考我們的研究報告。

(1)銀行業是不是應該有進有出,還是像黑社會一樣只進不出?

顯然,監管者不能讓自己成為黑社會老大,市場經濟就該有進有出。但如果要有銀行退出,那么又面臨第二個問題:

(2)樹上有10只銀行,打掉1只銀行,還剩幾只?

本文內容主要來自于2018年初的報告《金融大監管強化銀行特許價值》,該報告討論了一個問題:銀行業該安排一個什么樣的行業競爭格局,如何安排準入和退出。

一、銀行的自由競爭

大一時,微觀經濟學的老師就給我們介紹一個最簡單的市場競爭模型,供給曲線和需求曲線一交叉,達到一個出清點,得到自由競爭市場中的均衡的量和價。

市場競爭模型,供給曲線和需求曲線一交叉,達到一個出清點,得到自由競爭市場中的均衡的量和價-銀行業

但這里,隱含了一個假設,就是這個出清點是通過殘酷的市場競爭達到的,即完全競爭市場

最后活下來的廠商是幸存者,更多的廠商因為無利可圖甚至經營破產,退出了市場。

或者,另一邊,如果利潤還較可觀,那么更多廠商會加入,直接拉低利潤。

這就是這一模型的一個假設:廠商的自由進出

但是,放到銀行業上,這一假設有點棘手。

因為,銀行的退出一直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

銀行負債中占最大比重的是存款,存款和普通的負債不同之處在于,它被公眾持有,履行著貨幣的職能,稱為“存款貨幣”。而貨幣必須是隨時隨地可流通,任何人不用擔心它被拒收。從這一角度出發,銀行是不能輕易破產的,破產時其存款減記甚至淪為廢紙,那么就會導致存款很難有效履行貨幣職能。

想象一種情況:各銀行信譽水平不一,有些差銀行可能會破產,但可能性有高有低。那么,你拿著這一張100元的存款(假設是支票)去買東西時,對方要看看你的銀行是哪家,如果發現該銀行信譽不佳,賣家就會把這張支票當成80元(打折)來收,或者干脆拒收。

這可不是虛擬的例子。美國剛建國不久的自由銀行時期,就是這個樣子的。這種“自由銀行制度”,顯然不利于存款貨幣的高效運行。

于是,在沒其他辦法的情況下,只能取消銀行業的自由競爭。就是不讓各路資本自由開辦銀行,實行準入限制(特許經營)。

然后用各種監管指標,好好盯住這些銀行,不讓它們破產。這樣,人們就可以放心地使用存款了,不用擔心存款被拒收。

早期,這些獲得稀缺銀行牌照的資本,一般以國有資本為主,因此,這個銀行制度又被稱為“國家銀行制度”。

國家銀行從一開始就披上了國家信用的外衣,有一種隱性擔保。而且,在這種制度下,哪怕不是國有銀行,國家為了保障存款安全,也不會讓輕易破產。也就是說,所有的存款都有了國家的擔保。

國家銀行制度主要流行于早年的東亞地區,它也有其問題。缺乏市場競爭的威脅,銀行管理層的約束激勵不對等,行長們的行為會異化,比如對實體的服務不夠到位,開門朝南坐。或者在有些極端情況下,行長們覺得反正存款有國家保護著,自己怎么任性也無所謂,這就是“風險外部化”問題。

而同業市場行為也會異化,反正銀行不會破產,那么同業交易也就沒有真正意義的風險定價,只要是家銀行發的CD,我都敢要。

可見,完全市場化競爭的自由銀行制度,和限制牌照準入、實施有限競爭的國家銀行制度,都不完美。這是源于“存款不能違約”這一死結。

存款不能違約,銀行就不能輕易破產,那么就不能有完全競爭。沒有市場競爭的約束,管理層和市場的行為就都會異化。

總之,“存款不能違約”(或“存款絕對安全”)和“完全競爭市場”是一對無法調和的矛盾。

二、存款保險制度

后來,我們發明了一項制度,嘗試解決這一矛盾,就是存款保險制度

所有銀行都為存款交保費,然后自由競爭,競爭失敗的銀行,其存款由存款保險來賠,其他負債則不受存款保險保護,按一般債務來處理(但早年,銀行的其他負債不多)。

我國于2015年建立了存款保險制度,大家保費也交了不少了,但至今沒有“實測”過。

監管層希望存款保險制度成熟后,我國銀行業能夠更加市場化,以此來提升大家對實體的服務質量,也以此來約束管理層和市場主體的異化行為,讓整個金融體系更加健康。而如果有了市場化的退出機制,市場出清就容易實現,銀行業數量自己就地保持在合理水平,也不會過度惡性競爭。

存款保險是誕生于自由銀行制度,早期銀行的負債幾乎全是存款。

但如今,存款占負債的比例在下降,同業負債和其他批發負債比例在提高,成了新的問題,并且不在存款保險保護范圍內。

過去市場覺得“銀行很難破產”,因此在給各種銀行投放同業負債時,不怎么考慮其信用風險。而存款保險制度建立后,監管層希望建立市場化的銀行退出機制,存款由存款保險來賠,其他負債則和一般負債一樣,在退出過程中由各方自由商定處置方式。換言之,其他負債并不剛兌,債權人在投資時要自己考慮好風險,并在定價中合理體現風險溢價。

這樣,銀行間市場上便能形成更加合理的利率,不同銀行之間會形成信用利差,資質不佳的小銀行未來的融資也會更難更貴。這樣的市場才是健康的,才是監管層希望看到的。

三、轉軌時期

這些道理講起來都是不難懂的,但難是難在我們正處于退出機制建立的過程中,存量的很多同業負債,還是按照“銀行很難破產”的信仰投放的(定價中不含風險溢價),如若現在突然宣布銀行也能破產,那么這些債務的定價會迅速調整,形成對市場的一次性沖擊。

而對于一些風險偏高的中小銀行,其同業負債的債權人可能趕緊抽回資金(他們原來是按不會破產的信仰投放了這筆資產的),這也會造成流動性風險,甚至導致本來無事的銀行流動性枯竭而亡。

也就是說,樹上有10只銀行,打掉1只,可能就只剩0只……這就是系統性風險

因此,讓銀行業市場化有進有出的目標是正確的,但是第一步是充滿風險的。

但這一步總得走,否則我們的金融體系永遠擺脫不了剛兌的魔咒。

在走這一步的過程中,最后的貸款人——央行,隨時準備著往市場中注入流動性,防止流動性枯竭的發生。


王劍的角度
微信號:wangjianzj0579
功能介紹:投研就像攝影,永遠勝在角度。分析師、攝影師王劍,歡迎交流。


.白澈
喜歡王劍的原創,能不能出一本銀行的書。到時候第一個購買哦。
作者
前面出了本《回歸本源:我眼中的互聯網金融》多謝支持。

Variationen
銀行的退出相當于金融去杠桿,宏觀調控和監管政策相繼發揮功能,伴隨著去杠桿,更重要的是金融資產定價的市場化。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首頁更多新聞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