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為什么忍不住想看手機?對于短期新聞太過認真時,反而容易產生誤判_后人一步@姚堯

董仲舒,廣川人也。少治《春秋》,孝景時為博士。下帷講誦,弟子傳以久次相授業,或莫見其面。蓋三年不窺園,其精如此。進退容止,非禮不行,學士皆師尊之。

——《漢書·董仲舒傳》

相傳,董仲舒自幼天資聰穎,勤奮好學,整日廢寢忘食地讀書。其父董太公擔心孩子用腦過度,遂在屋旁修建一花園,讓董仲舒讀書之余能夠放松下腦子。

第一年花園初具規模,里面鳥語花香,但董仲舒絲毫不感興趣。

第二年花園堆起假山,鄰居四處攀爬,但董仲舒仍然無動于衷。第三年,花園建造完畢,親友前來鑒賞,但董仲舒還是置之不理。

董太公如此苦心孤詣都無法達成的目標,可如果是放在今天,我想他只要給董仲舒一部手機就行了。這樣,董仲舒必定是一會在群里聊聊天,一會刷刷朋友圈,一會看看新聞,一會玩玩游戲……

經常聽到有人在哀嘆,說我們這個時代已經沒有大師了,這不禁讓我想起了魯迅的一篇演講《未有天才之前》。

魯迅先生說:“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長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長的民眾產生,長育出來的,所以沒有這種民眾,就沒有天才。所以我想,在要求天才的產生之前,應該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長的民眾。——譬如想有喬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沒有土,便沒有花木了;所以土實在較花木還重要。”

以概率而言,天才總是少數。以我們絕大多數人的天賦而言,所能取得的成就注定是有限的,注定不可能成名成家。

可是,當我們在哀嘆這個時代無法綻放天才之花、大師之花時,有多少人是在反省自己不但不是那個天才的種子,而且同時也是個劣質的土壤呢?如果我們相信董仲舒日后的成就,是與他青少年時期三年不窺園地勤奮學習和刻苦鉆研分不開的。

  • 那么,我們這個時代還有培育“三年不窺園”的學習精神的土壤嗎?
  • 你自己又為這個學習精神做出過什么貢獻呢?
  • 還是你也在隨大流地敗壞時代的學風?
  • 不要說了三年不窺園了,有誰能做到三天不窺手機,三小時不窺手機?

姚堯前年在公眾號里做過一次問卷調查,其中有個問題是在無人打擾的閱讀時間里,你平均每小時會看幾次手機,結果回答0-1次的只有30%,竟然有高達44%的讀者看手機的次數在3次以上。

總體來看,姚堯公眾號的讀者還算是素質較高的,至少遠高于社會平均水平。你們尚且如此,整個社會的情況想必還要更糟。

實事求是地說,姚堯自己也曾一度是手機依賴癥的重度患者,每當驚覺在微信群、朋友圈和新聞APP耗費太多時間而耽誤讀書寫作后都會懊悔不已。

于是,姚堯早在兩年前就已經退出所有微信群,工作時會把手機放在兩米外的抽屜里,只有當起身休息散步時才看手機,以此來強迫自己與手機絕緣。這樣堅持兩年下來,總體效果還算是不錯,但有個問題始終在我腦海里徘徊,為什么兩年過去了,我還不敢把手機放回我的書桌?為什么我還會忍不住想看手機?

我想,我們總是忍不住看手機,主要原因或許有兩個:

  1. 手機上提供的內容大多是簡單粗暴的信息,這與艱深費腦的經典書籍形成鮮明對比,而人性中本來就有好逸惡勞、能偷懶就偷懶的一面。
  2. 手機是我們與社會溝通的渠道,我們內心里很害怕被這個世界拋棄,所以不得不及時更新信息。無論這個信息是國際政經局勢的動蕩,還是某三流影星的八卦緋聞,我們似乎都無役不予,深怕不知道這事就顯得自己Out了。

其實仔細想想,我們真的有必要知道這么多資訊嗎?那沒有智能手機的時代怎么辦?沒有手機的時代怎么辦?我們又是怎樣過來的?當年我們何嘗被時代拋棄,現在我們又何嘗擁有了時代,我們擁有的依然只是無休止的焦慮。

據《史記·蘇秦列傳》記載,蘇秦早年拜師鬼谷子,學成后四處游說,結果四處都碰壁,狼狽不堪地回到家里,遭到親人的鄙視和嘲笑。

蘇秦受刺激后閉門不出,把自己的藏書又全部研讀了一遍,之后拿錐刺股的精神專心研讀《陰符經》,如此玩命一整年后,蘇秦大徹大悟,激動地道:“憑這些就可以游說當世國君了。”

于是,蘇秦離家游說諸侯,組織合縱聯盟,佩帶六國相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那么,蘇秦在家研習《陰符經》時,有沒有每天及時關注天下大勢的最新發展呢?答案是沒有的,當你把根本大道弄明白后,這些新聞動態很快就能串聯起來。當你對根本大道一知半解時,新聞動態就是雜亂無章的消息。

于是,姚堯突然想明白一個道理,我們根本沒有必要花太多精力關注新聞。

姚堯在2015年預測特朗普會當選,在2016年預測英國會脫歐,2017年預測油價會大漲,2018年預測中東會打仗,這些在全世界范圍來看都是領先的。

當別人都在驚呼黑天鵝時,我們反倒有種一切盡在掌握的淡定。可是這些預測,我們有多少是靠比別人更快獲得資訊而作出的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作出這些預測的基礎,主要是靠長期的知識積累,我們經常是從古書中摘出一段史料來模擬時事,通過對規律的掌握來預測未來的發展,新聞之價值只是在驗證這條規律是否仍然有效。

當我們對于短期新聞太過認真時,反而容易產生誤判,譬如去年這個時候對于軍工股的分析。

因此,姚堯認為自己有必要大幅減少對于新聞資訊的關注時間,因為真正重要的新聞,遲早會讓我知道的,不必急于一時。而那些居然不會讓我知道的新聞,顯然都是不重要的新聞,基本可歸于垃圾信息之列,那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姚堯所謂真正重要的新聞,是指那些對于時代發展產生根本影響的轉折信號,而時代趨勢要發生轉折,顯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必定是有大量新聞反復驗證確認的。我那么早知道,又有什么用呢?

根本就沒來得及做好準備。姚堯在《笨蛋,問題在戰略》中曾經分析過,陳勝是最早發現“秦將失其鹿”這個巨大的市場機會的,可惜的是他根本就不具備占領市場的能力,因為他身邊根本沒有可以信賴的人才。

反觀劉邦,他對于市場機會的把握是比較遲鈍的,一直跌跌撞撞地四處投機,直到韓信拜將后的漢中對策,才第一次讓劉邦明白,原來特么的天下應該是這樣打的。但是,劉邦在沛縣的游俠期間,琢磨出了如何統御人心,也糾集培養了一批可以信賴的人才,這些人成為劉邦日后爭奪天下的骨干力量。

因此,當世界上所有人都在強調先人一步時,姚堯決定試著后人一步,蓋后發者反而更有可能先至。

當世人都在拼命往前擠時,當世人都在拼命踮腳尖時,我們要試著學會安靜坐在原地,潛心研究,夯實基礎,以深思熟慮,計劃長遠。


姚堯微信號:yaoyaostrategy


訂閱號留言:

道理很簡單,為什么就是做不到呢?

我想最根本的,還是得面對內心的空虛、焦慮和恐懼,面對內心最真實卻又無法接受的這一面,忍耐住,不逃避,不自欺欺人,然后才有可能做到。

俗話說,真理總是掌握在少數人手里。在這個喧囂的時代敢于做少數人,不容易,需要膽量,也需要智慧。

再說一句,出家或歸隱,必須要去山里廟里么?小隱隱于林,大隱隱于市。在滾滾紅塵中,做一個神清氣凈的人,也不錯!


為什么忍不住想看手機?對于短期新聞太過認真時,反而容易產生誤判_后人一步@姚堯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首頁更多新聞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