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孫宇晨_波場TRON_騙局_跑路_收割_訂閱號必添財

孫宇晨_波場TRON

(本文材料來源網絡,部分借鑒記者何瑫撰文)

一年大逆轉,三本到北大

多年之后,勝利者孫宇晨回憶起前塵往事,一定會想起07年的惠州和11年的賓夕法尼亞。

07年的孫宇晨,正值高三。他剛從“接受全面平庸的應試教育近乎奇恥大辱”執拗中解放出來,盡管孫宇晨認為“有限的時間與精力無法覆蓋諸多不擅長的學科,數學對于一個專于文史的人來說,真可謂是慘痛的悲劇”,但他還是默默給自己定下了極限目標:人民大學。

彼時的的孫宇晨正想辦法給自己找一條出路,一條不是高考的出路。帶著極高的期望,他先后報名參加了“出產韓寒、郭敬明”的新概念作文大賽和北京大學的自主招生考試。

07年初,孫宇晨的寫作之夢已逐漸幻滅,抱著碰運氣的心態將此前投稿的三篇文章再次投出,竟然意外進入復試拿到一等獎,獲得北大自主招生資格。

破勢而立,他瘋狂惡補,終于考入北大。這個曾經自命不凡卻前路迷茫的小城少年,人生終于以此為分水嶺,踏上了通往名利世界的快車道。這段經歷也成為他反復提起的人生資本:“一年大逆轉,三本到北大。”

進入北大后,孫宇晨開始追隨韓寒的腳步。大一時,他發表《一道論證題》,在文末留下自己的通信地址,邀請所有人和他一道證明這道題目。文章發表后,他累計收到了近1萬封信件。

然而1萬多封信件并不能讓孫宇晨滿足,一度想成為“當代韓寒、文壇一霸”的夢想以“時機不對”的理由而放棄。

2009年是孫宇晨脫胎換骨的一年。在這一年秋季,孫宇晨獲得了前往香港中文大學交換學習的機會。在香港,孫宇晨接收到了各種前衛思想的碰撞。在選修了一門《民主與社會》的課程后,他沖上香港街頭,參與了抗議示威活動,并在社交網絡上直播了經過。

返回北大后,他開始頻繁在社交網絡猛烈批評北大,隨著時間推移,批評對象擴展到更廣闊的公共領域,言辭越發激烈。

如此高調張揚的風格,在這所以“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為傳統的學校里,放大了最大化。

他仿效新文化先輩,開始組織地下沙龍,邀請自由派知識分子在北大附近的咖啡館交流。

他向北大團委申請注冊“西學社”,但成立僅三天就被校方解散。此后,他的各種網絡賬號成為校方重點監控的對象。

他高調宣布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北大學生會主席。至于為什么參選過去百般嘲弄的學生會,孫宇晨的回答一如沖刺高考時的答案:自己必須縱身跳入這河水中,盡管它也許會將我這塊石頭的棱角沖刷干凈”。

有人稱,孫宇晨曾在一次飯局上分析,當選后可以認識更牛的人,做更牛的事,一步一步向上走,比如可以通過共青團系統的路徑,一路成為省部級大員。孫宇晨的野心不一般!

在當時,還有一個頗有意味的事實,大一結束時,孫宇晨從中文系離開,降級轉入歷史系。他的朋友認為,這是因為在中文系不好出頭,再怎么努力,孫宇晨的排名也就中上等。

孫宇晨則稱轉系原因是中文系“課程設置畸形”。但他也承認,在歷史系容易獲得高分。等到本科畢業,他的績點在歷史系排名第一。

2011年秋孫宇晨入讀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東亞研究專業。到達美國后約一個月,他參照陳獨秀創辦《新青年》辦起網絡雜志《新新青年》。半個月后,“抄襲門“爆出: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生沈誕琦發表長篇文章,指責孫宇晨《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一文抄襲她的文章《一九八九的一百萬》。她將兩文相似之處一一比對,要求孫宇晨公開道歉。

一位曾與他走得很近的《北斗》撰稿人說:“如果這都不算抄襲,那世界上就不存在抄襲。”

然而時至今日,孫宇晨依舊否認抄襲。他覺得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自己當時還不夠強大,別人才敢那么對他。

“抄襲事件”后,孫宇晨開始選修沃頓商學院的課程,加入投資協會,參加投行、基金公司的實習面試。孫宇晨認為,東亞研究自說自話、讓他邊緣化,但是知情人對他的轉變卻有另一種解釋:“抄襲事件是轉折點,他在原先圈子里的信譽已經徹底破產,這也讓他意識到,自己得有更強大的、能靠得住的力量,那么錢就很自然地浮現了出來。”

能靠得住的力量

在美國的一年時間里,他站在消息風口上,先買特斯拉的股票,后炒比特幣,聲稱收益達七八十倍。這成為他此后多次向媒體講述的又一段傳奇。

2013年底,孫宇晨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聯網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他反復向媒體推銷,Ripple 在他眼中比比特幣還要神奇。一個多月后,他以 Ripple Labs 大中華區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國創業。

說到為什么回國創業,孫宇晨笑道:“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終究還是太邊緣。你融不到最核心的那個圈子里面。只有回國,我才能贏。”

這段是他自己編的。

2014年底,一位舊友時隔兩年多與孫宇晨見面,對他的改變感到不適:“渾身流淌的不是血液,是雞湯。他非常亢奮地講,想要掙到錢,就一定要對錢足夠渴望。”一位曾采訪過他的記者更將他概括為“90后創業雞湯成功學集大成者”。

再后來孫宇晨成為了馬云的門徒。遙記得, 2011年馬云開通微博,一個星期內多了上百萬粉絲,一直生活在“風口浪尖”的孫宇晨發問:這人干嗎的?再后來,孫宇晨創立了波場

有人說孫宇晨是“一個成功的創業演員”。如果他是100分,精心包裝成1000分的樣子,只要這個1000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場上找來1000分對應的資本和行業地位。一直這樣玩兒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夠大,圈到足夠多的錢,再去市場上收購一個真正靠譜的公司,這個資本游戲就算玩兒成了。

他也很想要贏的感覺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曾經的偶像韓寒,早已成為孫宇晨的嘲諷對象:“他跟不上我們90后的時代了,基本可以被清出青年人的行列了。”與此對應的是,孫宇晨曾經嘲笑郭敬明的作品是“一坨大糞”,然而現在孫宇晨卻對他卻流露出一種惺惺相惜的情緒。“很牛逼的資本家。他有一點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贏的感覺。”


波場幣TRON怎么玩TRX?波場團隊_交易所_開發協議_超級代表_孫宇晨

波場幣TRON怎么玩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