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評價Dan Larimer資料_北緯31度

“BM要比V神思想好很多。他有一種經歷了歲月磨練的思想:創業失敗過,經歷過錢和團隊的挫折,離過婚,明白社會想達到高效率必須要有人治……”一位圈內人對他如此評價。

這位締造了BTS、Steem兩個現象級產品的BM,為何一次次離開?而此次EOS的創辦,又有多少為人不知的故事?

本文將為你還原一個真實的BM。

一個生活糟糕的人

BM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波音公司的工程師。在父親影響下,BM小學就接觸到了編程。

“我們全家一直在用Mac系統。”后來,他去佛吉尼亞理工學院讀計算機專業,三年后畢業。

他真的是一個編程迷。

“我爸曾試著教我電氣工程方面的東西,但那要用很多電線,實驗成本動不動就高到不可測,但編程就不一樣,只需一臺電腦,我可以在里面做近乎無窮的創新。”

2003年,大學畢業后,他成為了一名軍工領域的程序員。然而,4年后,他開始了嚴重的自我懷疑。

“我不想做毀滅性的武器,而是想創造新事物,去捍衛人類的生命、自由、財產。”

而在另一方面,他的私人生活并不快樂。他結了婚,與妻子育有兩個孩子,一家人卻不得不跟老一輩住在一起。因為他的工資交完稅,還要交一大半給妻子,剩下的錢根本不足以讓BM有任何發展的空間。

不久后,他經歷了一重危機——離婚。

BM與妻子的離婚訴訟很痛苦,在監護權和撫養費上就打了很長時間的官司。他見識到連法庭也是不講理的地方。離婚后需要支付的高額撫養費,更讓他幾乎破產。

他無法相信,自己孩子的母親,竟能無情到何種地步。兩人關系甚至破裂到,前妻可以不眨眼地開槍打死他。但BM覺得,被前妻殺死,與被政府殺死,并沒有兩樣。

他陷入一種一無所有的絕望境地, 在回憶錄中,BM寫到:

“我發現我就是個奴隸。作為一名軟件工程師,不管以后是創業還是改行,法院都強迫我去賺錢。由于長達2年的法庭訴訟何其高昂,當時的我窮困潦倒,接近破產。”

發現比特幣

婚姻上的挫折,以及法庭的冷漠,讓BM開始討厭國家主權,甚至矯枉過正,讓他開始崇尚自由,他的性格也在離婚風波中得到重塑。

但經歷了漫長的自我調整,BM也終于放下了憎恨,他開始重新思索自己還能做什么。

巧的是,那段時間BM認識了羅恩.保羅,后者是美國一位的自由派老議員,三次美國總統候選人,還是《終結美聯儲》一書作者。之后,他還接觸到了奧地利學派,這是自由主義經濟學的代表。

這讓他自由的念頭,生根發芽,最終讓他開始了自由主義探索之路。

“我想探索一些方式,讓自由市場來保障我們自己的自由和財產,而不是政府。”

解決此問題的第一要務是從政府手里奪回貨幣,因為貨幣是國家管理者們控制民眾最重要的手段。

所以BM就想做一種數字貨幣,于是就上網搜索。一個午后,BM在自己房間,用Google搜索“數字貨幣”和“數字貨幣系統”,當場發現了比特幣。

比特幣并不是我從新聞里看出來的,我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順手發現了它。”那是2009年,比特幣剛剛出現。

當時BM就被比特幣的完美震驚到了,并且確信它就是自己要找的東西。所以整天研究它,泡比特幣論壇,和中本聰討論……不亦樂乎。

BM的區塊鏈之門從此打開。

我一直想做一家自己的公司

之后一段時間,BM并沒有全職投入加密貨幣行業,因為還要賺錢吃飯,所以權當是愛好。

直到2013年,BM才全職挺進區塊鏈行業,做的第一個項目是比特股(Bitshare),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因為當時門頭溝(Mt Gox,人類歷史上丟幣最多的交易所)事件后,包括BM很多人的賬戶被凍結。他意識到法幣交易所都能讓人們的資金自由進出,而加密貨幣的交易所就不行。

“這也太不自由了。”BM有了創立比特股的念頭。

那時,他試著在bitcointalk.org上闡述自己的觀點。后來,他聯系了一個搖滾歌手(Adam Levine),歌手還給他介紹了其他牛人,像Charles Hoskinson(數學家,科技創業者)等,幾人一起研究比特幣白皮書,然后湊了50萬美元創立公司,去實現Bitshare背后的思想。

Bitshare有過兩個版本。

第一版發布于2014年,這個版本的區塊間隔是10秒,但在可用性方面有很多不足,因為當時BM還局限于比特幣的一些思想,比如UTXO。還有類似比特幣的數據庫技術,性能都不太好。

不到六個月BM就發現,這一版并不能跑任何實際應用,所以他就坐下來重新設計架構。“這種新架構必須把所有東西載進內存,而非涮完一遍后裝進數據庫。”

2015年6月,BM發布了石墨烯工具組,在此基礎上建立的Bitshare2.0是第一個間隔時間只有3秒的區塊鏈,每秒支持1萬筆交易。

加上BitShares開發了DPOS共識機制,極大加快了交易速度,給用戶帶來了更好的交易體驗。

這個意義頗為重大,因為它證明了在分布式環境下能實現原本設想的高性能。BM第一次獲得了成功。

然而,BitShares和它的創始人BM很快遇到了困境,這主要源于背后的資金問題。

BitShares的運營,完全仰賴于BM所在公司(3i公司)的捐贈收入。跟包括以太坊在內的多數組織一樣,3i的捐贈收入都是比特幣,而在2014年,比特幣價值下跌了一半。

加密貨幣的熊市,讓區塊回報不足以維持全職開發者的開銷,包括BM自己。

“BM技術很強,但商業化基因很差。”Oracle Chain的老狼向北緯31度如此評價BM,這點從此處可見一斑。

BM說:“我為BitShares傾注了全部心血,但當時我們真的沒收入來維持公司運轉了,所以,我不得不尋找別的項目。”

他離開了BitShares,也從BitShares學到了:可持續募資很重要。

而且,Bitshare在市場營銷方面也有很多問題,這些問題都是當時的BM無法解決的。比如,如何向普通人展示一個區塊鏈?如何讓人們源源不斷地跑來注冊?

而解決這些問題,只有重建底層架構。

STEEMIT,能賺錢的博客

商業、運營,一直是BM的短板。巨蟹曾說,BM是“開發界的天才,運營界的熊孩子”。

2016年初,BM與商業老手Ned第一次單獨見面,那時Steemit的想法剛剛萌芽,兩人一拍即合,決定一起做這件事。

二人天生互補,Ned近乎把BM不擅長的商業運營一手補足了。

不負眾望,Steemit獲得了22萬美元的初始投資,憑著BM過硬的架構技術,幾個月內就開發并發布了功能完整的區塊鏈。

Steemit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社交媒體網絡(類似于能賺錢的博客)。BM創立Steemit的初衷,是為了降低人們進入加密貨幣領域的門檻。

對普通人來說,一開始學加密數字貨幣是很不容易。很多人要這樣教育很多零基礎的人:聽好,你得先去學比特幣,然后去買幣,接著把幣轉去交易所,最后轉成其他幣……

Steemit的理念是以寫博客的方式挖礦,寫博客的人和比特幣礦工一樣,都有資格從勞動中獲得收入——這將產生數以百億美元的勞動收入。

這能從根本上鼓勵人們去注冊和使用,因為現在的宣傳文案已經變成這樣:別給我們錢了,趕緊注冊吧,把你自己的生活告訴我們,這樣你就能賺到錢了。

Steemit立馬流行起來,男女老少都自動變成Steemit的用戶。

“Steem是第一個成功面向終端用戶的分布式應用。它在區塊鏈上,卻讓人感覺不到在區塊鏈上。Steem首次打開了社交媒體成為DApps的大門。Steem讓我們知道,區塊鏈上也可以做社交網絡,可以有一個Facebook,也可以開發一個Twitter,它展示了在加密貨幣領域,有真正的作用。”

然而,讓所有人驚訝的是,2017年中,Steemit平臺發展穩定,BM卻再一次離開。

BM離開Steemit的原因在于steemit的局限性。

作為一個社交媒體應用,Steemit上的功能聚焦得非常狹窄,幾乎只能用來做社交。Bitshare和Steemit都是基于區塊鏈的應用,如果你想向區塊鏈添加新功能時,你必須讓所有參與方都達成共識,同時你必須做大規模的升級,而其間會有無盡的爭議。

也就說是,這是個中心化的系統,還是不夠自由。

比如,當你一旦觸及到利益問題,或者對一些方向性問題開始投票時,如果資金募集者不愿意了,你根本沒辦法,因為你不能像個暴君一樣說:你應該走我讓你走的路。“這是個去中心化的系統,這些都已脫離我的控制。”

BM理想中的新系統,應該有更好的治理架構以及權責利安排。為此,BM研究了博弈論,最后發現這一系列東西都應該被重塑。

所以,BM決定去創建理想中的新系統。

EOS:自由終局?

之前的比特股、Steemit只能說是一個應用。而EOS,意味著BM要創造一個新的公鏈,去承載這些應用。所以,這與之前的創業是級別上的差異。

至于原因,BM談到,把Bitshare或Steemit建在以太坊上,在技術上是不可行的。

Steemit上每天的交易量比ETH的處理極限還多一倍,網絡擁堵時以太坊轉賬手續費會變高。

而且ETH實用性太差。

它每個新區塊有15秒延滯,這種延滯對于以太坊錢包來說可能沒什么影響,但對于發布文章或點贊這種功能來說,等15秒就太慢了。

“把以太坊轉向全新架構,其難度不亞于把BitshareS變成Steemit。以太坊注定要經歷一個艱苦漫長的升級,因為手術涉及很多底層技術架構,包括計算資源管理和核心要素間的交互。”

所以這幾乎不可能做成。

而此次的EOS,確認被太多人看好。

BM之前就是吃了只懂技術,不懂商業的虧。但EOS此次有合伙人的加盟,在商業上已經非常成功。

比如他成立 21個節點,直接打造出了一個網絡帝國,利潤分配非常清晰。

EOS還有著龐大的信仰基礎。在主網還沒上線的情況下,EOS已經有40萬持倉地址了,人數已有100萬以上了。

而且,EOS的技術上也有太多優勢。

除了BM親自操刀的拜占庭容錯等,更重要的是,EOS的可擴展性,即主鏈和側鏈相互打通。

比如說一個大型游戲公司,想在EOS上跑一個側鏈出來,它可與主鏈是互通的。你有多少EOS的Token,你就會有側鏈的算力。這不是簡單的分叉了,而是側主鏈融合在一起。

雖然EOS有6000個TPS,主網上線2萬以上TPS。但如果很多應用還是跑不下來,用這個側鏈,有可能達到100萬。

這相當于一棵大樹,21個節點是這棵樹的主枝干,不斷生根發芽,分出側枝干。EOS可以無限延展。

正是以上種種特性,讓許多業內人看好EOS勝過以太坊。

當然,也有很多質疑的聲音。

首先,BM極度追求個人自由,是個跳槽專業戶,再來個說走就走的跳槽,這怎么辦?

而且,EOS很有可能炒到33億美金,但它到目前為止還只是一紙空文。

另外,EOS的開發團隊以及募資都由Block.one 完成,但這家公司注冊地是在開曼群島,這有資本運作和洗錢的嫌疑。

Block.one在白皮書中,還把自己責任和義務從“ICO到主鏈上線后的開發和維護”撇得一干二凈。

EOS收到的所有資金,屬性上都是捐贈。Block.one規避了所有法律風險,一切建立在信任之上。

成也自由,敗也自由。


如果喬布斯的基因是簡潔,馬斯克的是瘋狂,BM的應該就是自由了。

回顧歷史,每一場為了自由的戰斗之后,好像都是一場更強權的控制。所以BM眼中的自由究竟是什么?他所謂的自由又在哪里?

這是一場全民狂歡的烏托邦,還是一次更強的集權控制?可能連BM都沒想清楚。

但我們不妨用希望的眼光看它,或許只有熬過黎明前的刺骨寒風,才終可見區塊鏈的曙光。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