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李笑來看待區塊鏈產業價值和意義_區塊鏈50人_區塊鏈探長

在鏈圈和幣圈,李笑來是一位不得不提的大名人。

作為幣圈的風云人物,他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在4月9日中國杭州區塊鏈產業園啟動儀式上,李笑來發表演講,他認為區塊鏈將吞噬整個世界。

在當天成立的“雄岸全球區塊鏈100億創新基金”中,他還擔任了該基金的聯合創始人。

李笑來看待區塊鏈產業價值和意義

比特幣用于支付日常生活中的商品和服務可行嗎?我們是否還能夠回到那個沒有比特幣的世界?比特幣對建設中國國家競爭力有什么幫助?

4月18日晚,雄岸基金合伙人、INBlockchain合伙人李笑來和快校CEO、搜狐前高級副總裁方剛,做客區塊鏈探長和31區主辦的《區塊鏈50人》第五期,就以上問題進行探討。

以下為此次談話的精選內容:

1、過去幾年,包括現在,很多“去中心化穩定貨幣”的解決方案。我個人一直并不看好 —— 穩定、高效、去中心化,三者最多占有其中兩個。所以,去中心化的穩定貨幣方案,肯定不高效。用于創業投資,理論上失敗的居多 —— 因為很少有什么創業項目能夠跑贏比特幣。這個事兒我試過,系統地試過,知道其中的九死一生。未來很可能還是一樣。

2、未來地球上所有的主權貨幣,都會區塊鏈化,這幾乎是一定的。一旦區塊鏈化,馬上就沒有假鈔了 —— 這得提高多少社會效率啊。

3、我個人認為,比特幣是個清算系統,要解決的是其系統中的價值不可雙花的問題,它從一開始就并未被設計成一個支付系統。另外,一個通脹的系統是適合支付的,像比特幣這樣的通縮系統,用來支付,有很多不方便,甚至扭曲的地方。

4、我個人認為 token 分發呢,理論上是眾籌的一個“全球版”。比較難以監管。因為監管這個東西,有兩個限制,一個是地域限制,美國的法律不一定能監管加拿大人;加拿大的法律不一定能監管中國人;另外一個是職能限制,你總不能讓公安局收稅,讓工商局辦離婚吧?區塊鏈資產發行,從一開始就是全球化的東西,理論上很難被某一個單獨的國家限制和監管。讓誰監管都是難為誰……

5、有關杭州百億基金、產業園那個事情,我在微信公共賬號里解釋了一下。當天發布的總計是三個東西,不只是一個“中國杭州區塊鏈產業園” —— 另外兩個是,雄岸基金、中國杭州區塊鏈研究院。產業園只是一個地方。很多城市找過我,說要出個地方做產業園,沒有錢和人的地方,是不可能做起來產業園的。所以,當時覺得只做產業園是個笑話。現在不一樣了,在杭州,錢、人,都聚齊了,那么地方也就用得上了。微博上,我沒時間沒空間解釋。不過,很遺憾,有些人揶揄錯了。

以下為對話全文:

方剛:笑來老師好。最近忙什么呢?跟騰訊網友打個招呼吧。

李笑來:大家好,我是李笑來。最近忙的事情一如既往地多,一句兩句說不多完。但重點還是雄岸基金。

方剛:看投資,做項目?

李笑來:主要是規劃吧,在不確定的世界里做計劃,是難度很高、風險很大的事情。項目也看,但更多的是團隊里的人看。

方剛:所以需要不斷學習,更新認知和技能。你一直倡導大家學習學習再學習,學英語、學電腦,最近你建議大家學點啥?

李笑來:學習是一種習慣,每個人在每個階段都需要學自己應該學的東西。學習是最不能趕潮流追風口的,自己缺啥就應該去學啥,而不是別人學啥自己就跟著急。我覺得英語啊、計算機啊都屬于基礎技能,所以才倡導大家都了解一點。

統計學

方剛:時代也在不斷發展,除了英語計算機,基礎技能有什么特別需要更新的嗎?

李笑來:統計。原因在于,我覺得統計對一個人的分析能力有著巨大的影響。統計學其實并不難的,只不過大多數人不重視而已。我們越來越不是靠感覺生存,而是靠數據分析得到行動的指導。

數字,就是事實的抽象,統計就是在眾多事實之中尋求規律尋求更層次的真相。我覺得任何地方都用得到。

李笑來看待比特幣的價值和意義

方剛:信息和資產都在數據化。要說數據化,先說說比特幣的事兒。如果比特幣和法幣只能單向兌換,也就是說只能用法幣買比特幣,不能將比特幣再兌換成任何法幣,你覺得還會有那么多人買嗎?為什么?

李笑來:準確的講,整個世界都在被數字化。

在談比特幣之前,我希望能跟大家做個簡單的約定:

  1. 我對比特幣沒有大家以為的信仰。我覺得“信仰”這個說法就是錯的。有信仰的人,是不需要邏輯的。我屬于更喜歡邏輯的,沒有邏輯,我就沒有行動準則。所以,我持有比特幣,是因為覺得它邏輯上是對的
  2. 我在任何場合都強調,比特幣就是一場社會實驗(很可能失敗),到現在還一樣,只不過,這個實驗在七八年后看來,還算不錯,但依然有失敗的可能性(哪怕是一點點)。
  3. 我從來不鼓吹比特幣。甚至,我在寫最暢銷的專欄的時候,都刻意回避提及比特幣,就是怕引起不必要的誤解,或者說,誤導一些沒有風險承擔能力的人沖進場。
  4. 當我們討論比特幣的時候,盡量只從邏輯層面討論,什么哲學啊,世界觀啊,情懷啊,都與邏輯不完全兼容。
  5. 我所說的關于比特幣的一切,都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 我不發表投資建議。

現在回答問題。一切的“如果”問題,其實是沒必要討論的,不存在的可能性不必要討論。不能將比特幣兌換成任何法幣的情況,從2010 年開始就不存在了。若是將來有一天這種情況真的出現,到時候再看結果唄?

方剛:比特幣作為一個社會實驗確實很有意思,這個實驗居然沒有一個具體的發起人和發起組織,還可以連綿十年。

李笑來:側面說明了它有存在的意義,否則不會越來越多的人關注、研究。

方剛:對比人類其他曾經做過的一些社會實驗,這多少反應了些什么,是什么呢?

李笑來:

機器與機器之間的協同是非常容易的,但人與人之間,尤其是大面積的人群相互協同,在此之前是幾乎不可能的。

互聯網連接了所有人之后,大面積的、相互之間并不認識并不直接打交道的人群,竟然可以有機會有可能相互協同,并且協同得不錯,這是很壯觀的。

這說明人類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比特幣的支付體系

方剛:比特幣用于支付日常生活中的商品和服務可行嗎,現在不行以后有可能嗎,你怎么看?

李笑來:比特幣應該用于支付,這是一種誤解。

比特幣只是名字里有了個“幣”字(英文里用的是coin),并不會因為這個名字,它就存在“必須用于支付”的責任。日常生活中,我們不會因為“游戲幣”不能在商店里買方便面而責怪這東西為什么名字里有個“幣”字。

方剛:如果從大規模協作來看比特幣的社會實驗,維基百科也算一個,但維基百科或多或少和比特幣還不太一樣。用于支付如果是個誤解,那說明不太可能用于支付,是嗎?

李笑來:維基百科的協作,其實并沒有多大規模,2000 個不到的編輯,完成了絕大部分的內容。

我個人認為,比特幣是個清算系統,要解決的是其系統中的價值不可雙花的問題,它從一開始就并未被設計成一個支付系統。另外,一個通脹的系統是適合支付的,像比特幣這樣的通縮系統,用來支付,有很多不方便,甚至扭曲的地方。

我猜,2010年那個用兩萬五千個比特幣買披薩餅吃的人,現在多多少少心理有點難受。

過去比特幣可以用來支付,現在可以,將來也可以,只不過,它肯定不是主要的支付系統。主要的支付系統,一定存在于穩定貨幣體系之中。

準確地講,不大可能成為“主要的支付系統”。

方剛:那比特幣之外的 token 有沒有潛力作為支付的,比如?USDT為什么不是呢?basecoin 和 chia 之類的呢?

李笑來:有可能的,據我所知,日本的銀行很快就會推出錨定日元的區塊鏈貨幣,它的價格是穩定的,用來支付的潛力非常大。USDT 事實上并不被貨幣發行方(美國)所支持。夫多銀行一直再嘗試 USDT。另外,即便有可能成為支付工具,還有個前提:用戶基數要非常大

過去幾年,包括現在,很多“去中心化穩定貨幣”的解決方案。我個人一直并不看好 —— 穩定、高效、去中心化,三者最多占有其中兩個。所以,去中心化的穩定貨幣方案,肯定不高效。

方剛:貨幣兩個字很扎眼,穩定貨幣更是。假鈔不是核心痛點吧。

李笑來:貨幣,沒什么可扎眼的。未來地球上所有的主權貨幣,都會區塊鏈化,這幾乎是一定的。你想啊,一旦區塊鏈化,馬上就沒有假鈔了 —— 這得提高多少社會效率啊。不止是我啊。很多人都試過,用比特幣參與眾籌,最終跑贏比特幣的項目,九牛一毛。假鈔也許不是核心,但也是痛點。假鈔有很多種形式,除了我們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銀行賬上也可能有不真實的記錄么 —— 那也是假鈔的一種。

方剛:支付是一方面,那比特幣用于一級市場的創業投資可行嗎?據笑來老師的了解,目前這個市場進展得如何了,這一二年會有哪些進展和變化?

李笑來:用于創業投資,理論上失敗的居多 —— 因為很少有什么創業項目能夠跑贏比特幣。這個事兒我試過,系統地試過,知道其中的九死一生。未來很可能還是一樣。

方剛:現在很多新成立的基金在用BTC、ETH投創業項目,是不靠譜嗎?目前您投項目都用法幣嗎?或是用ETH?

李笑來:不能說他們不靠譜。頂多是他們愿意承擔風險。因為畢竟也確實有短期跑過比特幣的項目。我投項目不一定,但盡量不用比特幣。ETH也是現買現投,我手里很少ETH

方剛:最近國際政治和經濟多了幾分不確定性,這幾天比特幣價格也在回暖,據說是索羅斯、柴氏家族等都進場了,這個世界很多事情是關聯和糾纏的,我們還能夠回到那個沒有比特幣的世界嗎,笑來老師怎么看?

李笑來:我覺得幣價回暖和那些傳聞關系不大,畢竟沒有確切證據和論證關系。我們應該是沒辦法回去的,你能想象我們有辦法回到沒有計算機沒有互聯網的時代嗎?

區塊鏈落地應用

方剛:據說某大學副校長認為自己智商不低都搞不懂區塊鏈,大家都覺得區塊鏈沒法落地,目前落地的只有兩個應用,一個是炒幣,一個是開會,笑來老師投資的區塊鏈項目落地情況如何?

李笑來:他說自己搞不懂,歸根結底就是沒辦法沉浸式學習與思考而已。也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腦子里太多成見,乃至于沒辦法接受新生事物 —— 這并不是因為區塊鏈復雜搞不懂。一個歷史記錄不能篡改的云數據庫技術,有那么難以理解和接受嗎?

區塊鏈除了炒幣和開會還有什么其他作用?

  1. 比如,MIT已經把學歷證書區塊鏈化了,很有意義啊;
  2. 游戲行業的巨頭們已經做到可以大規模高并發地創造真實隨機數,很厲害的;
  3. 也有很多企業用區塊鏈技術公開記賬了,很先進的。
  4. 只知道炒幣,那是因為他們做不了別的而已,這并不意味著說,別人也什么都做不了。

開會么,人是社交動物,聚會是剛需。

區塊鏈最快的體驗項目

方剛:即使在最早期,互聯網給消費者交付的用戶體驗也是可感知的,一用就知道,電子郵件多方便多快啊,上網看新聞很全面很快速,區塊鏈好像離消費者的用戶體驗太遠,你覺得這個情況什么時候才能得到改觀,哪些領域會率先提供顯性的體驗感知

李笑來:還需要很多年吧 —— 雖然比我們設想的可能快一點。不過,我們可能真的正在處于奇點,很快就會看到突飛猛進。比如說,EOS 的體驗,可能就比 ETH 強很多很多;XIN 的體驗,也可能讓人耳目一新 —— 這一切,可能就發生在兩三個月之后。

方剛:那還是挺快的。不宣傳的東西很少長大的。說到EOS。EOS最近事情很多。朋友圈里有人說:這個4月,21個鐵王座 ,EOS權力的游戲激烈開幕。這個說法是不是太夸張了,你了解的實際情況是怎么樣的?

李笑來:也不算快了,開發也好,規劃也好,都是去年6月份開始的,到現在都快一年了。不過,扎實做事,確實是團隊的風格。EOS 最近受到比較多的關注是真的。我也不知道又啥內幕 —— 我的風格一直是“靜默的投資者”。既然選擇投資,錢拿出去的那一瞬間,“買定離手”,之后,就很少跟項目方聯系,除非他們主動尋求幫助。

PressOne分布式內容分發

回過去問一句press-one。

分布式內容分發,目前在微信體系流動的內容也算是分布式內容分發啊,press是要把內容的存儲、流動和銷售都分布式嗎?用戶系統、強關系很關鍵,press是建立在EOS上嗎?

PressOne 要做的,其實主要是“經濟體系重構”

PressOne 原計劃是要建在 EOS 上的,可后來改方案了,要建在 XIN 這條共鏈上 —— XIN 雖然知道的人不多,但,理論上更適合 PressOne 的選型。

PressOne,講自己的項目,有點擔心被誤解,有借機自我宣傳的嫌疑…… PressOne 的演進很多,現在發布的功能里,是最基礎的連接社交網絡,分布式身份驗證這一塊。很快,PressOne 就會與國外廠商合作,推出家庭區塊鏈設備,全球布網。到明年這個時候,PressOne 理論上應該有機會成為分布式的內容分發中心,視頻、音樂、文字等等。

區塊鏈和物聯網的結合

方剛:區塊鏈和物聯網的結合,你看好嗎?有沒有出手投資一些項目,方便披露嗎,為什么投他們?

李笑來:非常看好,但目前還沒有出手投資,有幾個候選,但貌似火候還不夠,正在繼續尋找。無論是國內外的項目,涉及到物聯網的,如果有好的,麻煩大家推薦。

李笑來杭州區塊鏈產業園

方剛:對了,杭州產業園那個事情,大家都揶揄你說話出爾反爾,你要說兩句嗎?

李笑來:我在微信公共賬號里解釋了一下,當天發布的總計是三個東西,不只是一個“中國杭州區塊鏈產業園”,另外兩個是,雄岸基金、中國杭州區塊鏈研究院。

產業園只是一個地方。很多城市找過我,說要出個地方做產業園,沒有錢和人的地方,是不可能做起來產業園的。

所以,當時覺得只做產業園是個笑話。現在不一樣了,在杭州,錢、人,都聚齊了,那么地方也就用得上了。微博上,我沒時間沒空間解釋。不過,很遺憾,有些人揶揄錯了。

token估值

方剛:聊幾句關于token的話題吧。笑來老師個人現在持有多少種token

李笑來:我持有很多種, 具體很少去看,很多買完就忘了,因為記起來也沒用 —— 大市如此,它們也不會獨漲,就那么放著唄。

方剛:我們普通人的常識是先有經濟活動,然后才有token,區塊鏈的玩法倒過來了,而且很多上來就airdrop candy,怎么理解這個搞法,有哪些先進的地方?

李笑來:這是短期現象,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會回歸現實的 —— 投資者也在不斷進化,越來越懂得如何分析項目。

airdrop candy,某種意義上只是變形的推廣而已 —— 未來的推廣成本會越來越高,因為所有人都玩過的東西,就沒有新鮮感了。算是一種新花樣的營銷推廣,看不出這有什么創新。以前城里的百貨商店在門口發優惠券,和這個沒啥區別。

方剛:國外有份研究報告按照經典的費雪公式 MV=PQ 來計算區塊鏈網絡的價值和對應token 的價值,以 ETH 為例,算出來 ETH 網絡價值大約在3.55億美元左右,和目前500多億美元市值沒法比,笑來老師怎么看目前主流 token 的估值,泡沫大嗎?

李笑來:MV=PQ 這種公式套進來,邏輯是否足夠嚴謹,有待商榷。

個人覺得現在還沒有個比較合理的估值方案存在。反過來,恰恰因為沒有個合理的估值方案存在,所以,泡沫一定是存在的。只不過,不同的人,對泡沫的理解也不同,有的人認為有泡沫就不能參與,與此同時,有另外一幫人認為“不喝下泡沫怎么嘗到啤酒呢?”所以,交易和投資,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兒。

方剛:BTC 和 ETH 起碼有 gas,很多 token 確實沒有任何資源支撐和經濟活動消費這些token,這個事情還是費解?

李笑來:我的一個朋友說得好玩,他說,現階段在我看來都是“區塊鏈夢時代”。 很多夢想,然后大家一致的地方只有一個:萬一實現了呢?

token監管

方剛:假設你是監管者,你準備怎么監管 token?交易所監管呢,核心問題是什么?有啥抓手?

李笑來:我個人認為 token 分發呢,理論上是眾籌的一個“全球版”。比較難以監管。

因為監管這個東西,有兩個限制:

  1. 地域限制,美國的法律不一定能監管加拿大人;加拿大的法律不一定能監管中國人;
  2. 職能限制,你總不能讓公安局收稅,讓工商局辦離婚。

區塊鏈資產發行,從一開始就是全球化的東西,理論上很難被某一個單獨的國家限制和監管。不過,我想過一個自認為比較巧妙的方法:無論任何企業或者組織,不得向某一單獨個體募資 1000 元以上(就是很小額的錢),否則就犯規,接受處置。這樣的話,可能引發的社會麻煩就小很多、少很多。不過,我也就是那么一想,畢竟監管是有關部門殫精竭慮才能做好的事情,普通人有時候連提建議的資格也沒有。

與大家的看法不同的是,交易所其實是很容易監管的,只要交易所賬務面向監管部門公開就好了。去年云幣網關停之前,我們已經將監管 API 做好,正在與中國互聯網安全中心對接,畢竟是數據庫,畢竟是電子的,監管并不難。

方剛:話雖這樣說。很多 smart 的監管其實是和一線私有經營主體互動而來的,是中心化的對接下。提到監管,分布式內容監管呢,PressOne 需要搞一個監管節點么?

李笑來:是的,雙方都要相互溝通,建立有效的通信模式。PressOne 的理念之中,就不是一個“無法無天”的社區。我想絕大多數人并不喜歡一個無法無天的社會。內容審查,是社區共同完成的,也許不完美,但應該比較有效。

方剛:與本國法律相吻合的監管機構也是社區的一部分吧。

李笑來:嗯,既然是全球化的東西,就必須跟各國法律相吻合,取最大交集。這不是容易的事兒,但也是沒辦法的事兒。

方剛:為什么總是有人覺得李笑來和 EOS 關系曖昧,和 BM 關系曖昧,時好時壞?

李笑來:沒有什么曖昧不曖昧。我是投資者,所以關系挺好。

BM 我在 2013 年就投過他的第一個項目,一直到 EOS。至于去年他們從官網拿下我的名字,那是因為當時他們無法判斷我的存在是否對他們有危險 —— 拿我投資的時候倒沒有覺得什么,哈哈哈哈。

不過,我也理解他們,那個時候,很多自媒體都在攻擊我,說我在兜售“50億美元的空氣”(其實當時的市值是 50 億人民幣 —— 它們故意寫成美元),并且,攻擊的氣氛相當惡劣,連我自己都害怕,你說他們能不害怕嗎?我個人是很欣賞他們的。團隊很扎實,反正,迄今為止,沒有哪個區塊鏈項目的代碼更新速度比他們還快(包括我自己的項目),從這方面來看,EOS 簡直是這個世界里的典范。

李笑來個人看法

方剛:token 話題打住。最后聊幾句題外的、八卦的。笑來老師一向生活簡樸(除了某頓飯點八條一樣的魚哈)而且工作很勤奮,每天還堅持寫字(據說每天3000字)。我也聽說,最近有些幣圈大佬花天酒地日子過得很頹廢。你能給他們一些建議嗎?

李笑來:光看見人吃肉,沒看見人挨打。在最低迷的時候,是我一直在用實際行動支持 EOS 社群,投資、資助 EOS 的創業項目,到最后當然是這個結果了。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么?如果那時候其他人也跟我一樣做,那么今天這些就是他們的呀!我并不簡樸,只是我的需求不多,導致消費能力比較差而已。

我身邊的幣圈、鏈圈的人,在我看來都挺樸素的,都在更努力地做事。我沒見過花天酒地很頹廢的圈內人。就算有,我能給啥建議呢?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你焦慮嗎?你準備移民嗎?

李笑來:26 歲之后,我就沒有什么可焦慮的事情了。焦慮是沒啥用的情緒,既然沒啥用,就沒必要焦慮了吧?移民?

哈哈,我知道你為什么問我這個,暫時沒那個想法。2013 之前我很想移民;2014 年我告訴律師,取消移民計劃。

后來就沒有這個念頭了。

中國是未來區塊鏈最大的市場,是發展最快的地區,你讓我走,我也不一定想走呢。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