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韭菜莊園_幣圈就是個娛樂圈_寶二爺_壹塊硬幣

現在寶二爺長居美國硅谷,他把自己在美國的別墅稱為“韭菜莊園”,莊園接待過數名中國的區塊鏈投資者,也成了幣圈美國朝圣的必經之地。

韭菜莊園_寶二爺

郭宏才有多少個比特幣

袁煜明: 開門見山,談錢不傷感情,哈哈,問一個大家都比較好奇的問題,寶二爺目前為止,方便透漏一下通過比特幣變現多少現金嗎?哈哈。

寶二爺:“我這兒美國時間,早上剛起來,我這些年一共變現了多少個比特幣?首先大家覺得我有多少個比特幣?(嘿嘿)

其實幣圈老人都應該知道,我沒多少幣,我只是愛吹牛逼。我是比特幣只有幾百個的人,但是吹著牛逼的時候,幣就越變越多。就是這么回事,說得多了以后你自己也信了,我就屬于是這種人,說著說著我自己都信了。

我現在去車庫,給大家看一看我自己2016年來美國的時候買了一輛車,我記得當時的幣價只是300美金一個幣,很激動,買了一個勞斯萊斯,一共花了100個比特幣,也就是3萬美金,合著不到20萬。

這就是我變現的最大一筆比特幣,現在每次開車出門的時候,心里都是萬分的難受,各種的不爽。

當年比較燒包,因為不自信的人,就會通過買一個特別牛逼的車使自己自信,自從買了這個車以后我自信心倍增,大家來硅谷以后我開著這個車帶你轉一圈。

這個車是1989年的車,和我的年齡差不多,很經典,是一款姥爺車。每次開這個車的時候在路上,我都覺得自己是傻逼,因為當年沒有拿得住。

100個比特幣,今天的價格已經干到80萬美金,這個車已經是80萬美金的一輛車了,比特幣100萬的時候這個車就價值1億美金,多恐怖。

我是一個標準的老韭菜

袁煜明: 寶二爺的韭菜莊園已經成了硅谷必去的一個景點了。有沒有數過,現在去了多少撥“游客”了?有哪些知名的機構和項目?

寶二爺:“韭菜莊園成為幣圈硅谷必去景點,這是超乎我的想象了。

其實我搬到這個地方第八天,忍不住激動,就發朋友圈說我搬進來了。正好趕上舊金山的峰會,朋友帶朋友的都來了,說沒見過美國的豪宅長啥樣,要過來看看。

結果人就越聚越多,然后就擋不住了,后來每個人都看到了朋友圈來韭菜莊園,大家就都來韭菜莊園,不小心就成了景點了。

談不上什么景點,就是美國標準的普通豪宅,買的時候也很偶然,也是朋友推薦買的。

上面不是說我套現了多少比特幣嗎,說實話我還沒有怎么套現比特幣,我還是相信比特幣的價格上漲,自從我當年買了100個比特幣買了勞斯萊斯,現在后悔莫及,所以現在是打死不賣比特幣。

山寨幣我確實出了一些,原來以太坊我每天能挖2000個,后來ICO投了很多項目,也漲的不行不行的,當年賺了很多以太坊。

以太坊我是出了,為什么我現在支持新節點呢,作為一個礦工我覺得這種挖礦方式更好,沒什么Cost,但得到的獎勵很高,我是曾經做過比特幣的分叉,到美國來以后也就逐步的想明白了,挖礦的這個模式要換一換了。

我希望更多的人有空來美國轉轉,開拓一下自己的國際思維。

來我這兒來的人很多,有交易所、投資人、項目方、媒體,反正啥人都有,反正不管什么人,來了以后就慢慢的變成老韭菜了,我是一個標準的老韭菜,新韭菜們也歡迎來,新老韭菜們在一起學習。”

幣圈的朋友們都分開了

袁煜明:再問一個大膽的問題,寶二爺的“美國夢”是什么? 有想過買下馬斯克的公司或者扎克伯格的公司嗎?

寶二爺:“我的美國夢是什么?說實話,在美國不得已,我也不想來,大家都知道為什么,我就不做解釋了。

我也挺想家的,挺想中國的,中國有的東西這兒都沒有,一幫朋友在中國,有親戚朋友都在中國,不止是多年的老同學,還有幣圈的這些新朋友們。

寶二爺說,遲早要回國,不可能在這兒久留。

幣圈的朋友們已經從2013年到現在,已經都五年了,也都是朝夕相處的,其實也有點舍不得。你看現在都分開了,原來都在中國,后來有去日本,有的去加拿大,有去了韓國的,還有人要去南美的,分開了以后也挺傷感的了。所以給大家發發視頻,看看我在哪兒,讓大家也有個念想,來找我的時候我就不變了。

我20年就在這個地方了,我要陪孩子長大,讓他們在這里長大成人,先感謝大家!

還是回到主題“美國夢”。美國是一個比較年邁的老人,拖著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舉步維艱。但是中國是一個30多歲的小伙子,如狼似虎,有著無限的想象力。

所以說美國其實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樣好,美國節奏又非常慢,他們的工資已經二十年沒變了。這個房子之前是一個英特爾高管的,現在時代過去了,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新的人來代替他們,我就是搞區塊鏈、比特幣的。

江湖有才人出,長江后浪推前浪。中國一定能成為全世界最牛逼的國家。所以到了美國也沒啥美國夢,我就是想宣傳中國文化,給那些在美國混的留學生們講,你們牛逼你們就回國,不牛逼你們就在這兒混著吧,混吃等死。

我自己遲早要回國的,不可能在這兒久留。”

牛逼的,當初都很LOW逼

袁煜明:車庫咖啡那段經歷,大家都不陌生。里邊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人。現在回想起來,有什么感觸?對你來說,那算不算人生的一個轉折點?

寶二爺:“ 車庫咖啡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一段經歷。偶然,也是必然。

怎么說偶然呢?我們都是一幫放蕩不羈的人,2013年在老家山西平遙,那時候還在賣牛肉,突然有一天,我跟我媳婦兒說如果就一直這么待著,我可能這輩子可能就待在平遙,不可能再出去了。

我都接近五年的時間沒有離開山西了,人生有幾個五年啊,如果就這么待著,我即使在平遙做成了平遙的首富又能如何?所以當時就想著我要離開平遙到北京。

到了北京我就住回龍觀我朋友家,然后我就讓洋洋去3W咖啡,回來以后她就說3W太小,我說那你去一下車庫咖啡,聽說那個地方人多、網快。

我就擠著地鐵從回龍觀,13號線,城鐵,然后再轉到蘇州橋下來,然后步行到車庫咖啡,去了以后發現那邊人多,熱鬧。

車庫咖啡對幣圈的人有特殊意義。

在那里我遇到了朋友蘇菂,車庫咖啡創始人蘇菂是一個熱心腸,介紹了很多人給我認識。洋洋又認識了趙東、李笑來,他們又去搞比特幣去了。

沒想到折騰了這么長時間,我自己啥事也沒干成,然后媳婦兒生孩子去了,2014年生孩子以后我就重新開始,沒想到我進來這個行業我只用了幾年的時間挖礦,投資,各種風口我都抓住了,就掙了點錢。

其實最后看,不如當年啥也不干,買了那些幣就不要動,也不至于今天這么辛苦的折騰。所以說幣圈那些牛逼的人其實都很LOW逼,就跟我一樣,都是當年買的比特幣很便宜,后來把幣給賣了,然后正在辛苦的把幣掙回來。

所有玩ICO的那些人都沒有幣,包括什么火星人,吹牛逼。趙長鵬也一樣,當年都沒有幣,都離開了行業,然后又不服輸回來。你看帥初、費玉程,還有火幣長鵬,都是一群離開了這個行業,又打了個回馬槍殺回來的,所以他們非常珍惜數字貨幣的經歷,失敗過的人才知道成功的渴望。我也是這樣的例子。

所以感謝車庫,感謝蘇菂,感謝李笑來、感謝趙東,這些人給了我們希望。”

當年比特幣神教都看不起以太坊

袁煜明:您2014年在內蒙建成當時世界最大的比特幣礦場。據了解當時礦機每天耗電50萬以上,平均每枚比特幣成本在5000元左右,當時比特幣價格在3000-4000浮動,也就是平均每一枚比特幣都虧損不低于1000元,是什么原因促使在這種情況下去建立這規模不小比特幣礦場呢?

寶二爺:“關于內蒙礦場,是我當時組織了一個礦機封閉會議,來了行業里面的各家礦機公司都在。當時幣價下跌,我覺得這是個機會可以建礦場了,因為以前的礦機都可以賣得掉不需要托管,但是未來機器賣不掉,可以托管在我們這個礦場。

我們用了當時吳剛發明的一個方式叫聯合挖礦,其實就是找有幣的人合作,當時找來了火幣網。

怎么合作呢?火幣網出幣,礦機生產商出機器,聯合挖礦,挖了幣15%歸火幣,85%歸礦機生產商,然后放在我們內蒙的礦場里面挖,后來這種模式非常賺錢。很多朋友就覺得這個生意也可以做,后來老花也要做,又開始了Bit bank在內蒙的合作。

后來礦場在2015年經歷了一次幣價的暴跌,礦場電費沒降下來,很多礦機就搬走了,搬走以后就想著盡快找更便宜的電,后來就找了四川,把內蒙的礦場就賣給了比特大陸小韓,小韓買走了以后。這些錢不能再這么挖礦,這么干了。

我們就部署了以太坊,所以后來掙的錢是在以太坊上掙的,就是大家看不起的山寨幣,以太坊是山寨幣。我們幣圈的朋友,比特幣神教的朋友都看不起以太坊,當時我就第一個炒了以太坊,挖了以太坊的礦,噼里啪啦,以太坊就長成這樣。

后邊的故事,以太坊分叉的故事、EOS的故事,今天美國的故事都是源于當年果斷賣掉了礦場,進入了投資領域,從制造業進入了金融業。這就是我挖礦的故事。”

奉勸大家,不要太關心技術

袁煜明:如今國內許多的互聯網公司布局區塊鏈,隨著區塊鏈應用的落地,您是否考慮回國投資區塊鏈項目呢?您認為國內的區塊鏈項目相較于硅谷來說,不足和需要改進的方向是什么?

寶二爺:“國內區塊鏈項目和硅谷項目對比一下?首先還是那句話,我并不懂太多的技術,我只懂不管是什么項目都是流量生意,什么項目如果沒有人關注、沒有人討論、沒有流量,這個項目就不可能好、不可能起得來。就這么個簡單的事情。

好的項目就是什么呢?無數的交易所追捧,無數的投資人追捧,無數的社區追捧,這個項目就能火。

所以中國和美國的項目比起來,美國的代表就是EOS,你看人家搞的多么國際化,世界上所有國家的人討論區塊鏈就在討論EOS。我在美國硅谷參加了EOS節點的競選,到時候大家投票的時候也都可以投我一票,我是代表比特幣上帝這個社區來做這個EOS競選。

區塊鏈最大的應用就兩個:一個是開會,不停的開會;第二個,很簡單,就是炒。所以現在大家應該回歸事情的本質,如果一個東西的應用主要是開會和炒,那它的應用點,主要上漲的通道就是來自于它有沒有人關注,有沒有熱點,有沒有賣點,有沒有人討論?

只要有人討論,它就有機會。

所以說我這個奉勸大家一句,不要太關心技術,因為目前為止區塊鏈技術還沒有本質性的突破和發展,就關注一個東西就行了,有沒有熱點、有沒有流量,只要修改無數人討論這個幣,這個幣就一定能漲就像我們討論比特幣、討論以太坊、討論EOS,這些不咋地的幣現在都牛逼了。

所以就這么個邏輯,哪兒有流量哪個幣就能漲。”

比特幣會到100萬美金一個

袁煜明:替廣大網友問的,您最近又有一句話刷爆了幣圈,您說不久的將來,比特幣100萬美金一個,好多人覺得二爺是在開玩笑。大家都想知道,這么說,你是認真的嗎?

寶二爺:“比特幣能不能到100萬美金呢?你們說呢?你們連基本的數學都不懂嗎?連基本的幣圈經驗都不懂嗎?

好吧,我來給大家講明白為什么,為什么比特幣能到一百萬美金?Tim Draper前兩天說到2022年到25萬美金,我覺得他也算的不對,大家聽我算,你看對不對。

比特幣是每四年減半一次,什么叫減半?就是產量減半,每天的產量直接四年以后就減半了,現在是1250個幣,對吧?之前是2500個幣每天,往后面就產量越來越低,挖礦的難度就會越來越高,然后挖礦成本就會越來越高。

舉個例子,比特幣的第一次減半多少錢?比特幣的第一次減半直接從幾美金漲到了一百美金,比特幣的第二次減半從100美金漲了10倍漲到了1000美金,就是2013年那次。2016年底的那次比特幣又從1000美金干到了一萬美金,到2017年一萬美金。

現在2018年了,比特幣一萬美金左右,是當時的價格十倍,就是每次減半十倍。這個比特幣的規律就沒有被打破過,對吧?只要比特幣減半再來十倍,再來十倍就是十萬美金。2018年再過兩年半,也就是2021年比特幣進入十萬美金。

我來這邊熬的是什么呢,熬的是我的孩子們長大,在我孩子們長大的20年里面,比特幣會經歷五次減半。我現在30歲,二十年以后我50歲的老頭了,我的孩子們也都長大了準備結婚了,到那時候比特幣連續減半了五次,每天的產量就一直減,減到150個,每天的產量只有150個的時候比特幣的價格就是百萬美金。

當然我說從10萬美金到百萬美金不是一次性漲上來的,是逐步的漲上來。我有的是時間,我坐在這個城市,被動收入,四次減半,百萬美金,大家應該能跟我一樣等得到比特幣的百萬美金。

到了那天的時候,歡迎大家每個人都到美國的硅谷,一人買一輛勞斯萊斯,一人買一套豪宅,在美國享受天倫之樂,跟我做個鄰居,來了美國買房找我,我給你推薦在哪里買性價比最高。咱們美國見”。

幣圈就是個娛樂圈

最后一個問題,寶二爺的身上的故事很多,網上評價也都褒貶不一。但作為幣圈的傳奇人物,或者所謂的他人你身上貼的標簽,您自己怎么看?

幣圈我一直講,它就是個娛樂圈,娛樂圈的人文化和大家文化不一樣,大家一定要想明白,既然是個流量生意核心的就是一定要有流量,有流量就有無數的人討論,無數人討論就你必須有緋聞。

緋聞怎么來呢?就得語出狂言,瘋人瘋言,所以經常說一些不著邊、不著調的話。說一些又像是大實話但是又不好意思在公開場合說的話,所以都說了,說完了以后人家肯定就有人討論了。

褒貶不一說白了貶的人也多得是,諷刺的人也多得是,酸葡萄的人也多得是。比方說你掙著錢了你買個車吧,他說你炫富,你買個豪宅吧,他說你炫富,你不買呢,你到底有沒有比特幣?你是吹牛逼的!

這個話就隨便大家討論吧,討論的越多,我的目的就達到了。只要有人討論比特幣,只要大家能回歸本質,就說這比特幣到底能不能到一百萬美金,我只要把問題提出來有人討論就行了,這是我的目的,怕的是大家不討論,大家都沉默不語。

我要給大家樹一個榜樣,你看我山西賣牛肉,2013年還一臉的茫然,擠著地鐵從回龍觀到車庫尋找方向,沒想到把一個虛的東西搞成了非常大的實業,金融就是最大的實業,比特幣就是最大的金融。

你們現在要信,就回去買一個比特幣,不信你就別買。有的人說我一年的工資攢下來就四五萬塊錢,好,你買不到1個,買0.1個可以吧。比特幣不是非得買1個才能買,但山寨幣我確實不推薦大家去買。

樹立榜樣的目的,就是讓大家看到這個人就是一個沒文化的高中生,但是他到了硅谷做了投資人,硅谷的項目他天天的沒事在這里投。這個東西別人搞不出來,我先干了再說,我堅信比特幣能漲到百萬美金,到老的時候我也可以吹牛逼了。

所以,同志們,堅信一個目標,假話說一百萬次也就成真的了,跟著我一起說“比特幣能到一百萬美金”,那比特幣就真的能到一百萬美金。謝謝大家”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