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趙東(微博趙樂天) dfund基金黑莊東_為什么叫黑莊東_區塊鏈改變了價值的分配版圖@區塊鏈探長@王峰十問

為什么說趙東是黑莊

“黑莊東”的這個稱號的確是有。

因為我當時交易比特幣的時候,曾經有那么一段時間以為自己可以操縱市場。當然啦,事實證明我錯了。

爆倉以后,你是否有過惡意做空或者低位吸貨?

對于“惡意做空”或者“低位吸貨”。 我首先不認可“惡意做空”這個提法。

如果說“做空”是“惡意”的,難道“做多”就是善意的嗎?大家不都是為了賺錢嗎?何必厚此薄彼?

利用過礦機的預售款炒幣

我們其實在不到十天的時間里,就把所有的資金退還給了投資人。所有賬目都和投資人有公開,因為當時預售之后打算去買阿杰礦機,但是阿杰礦機漲價了,我們認為不合適,于是項目就放棄了,放棄之后立即給所有投資人退款。

區塊鏈是生產關系的變革

為什么說我們不能把區塊鏈當作一個技術對待,而是看作生產關系的變革?

生產效率的重要因素是提升信息的傳遞速度和解決成本問題,而互聯網恰巧能解決這些問題,所以說互聯網是生產力的變革。

而區塊鏈從技術層面來說也非常簡單,它只不過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低效的數據庫,最大的特點是不可篡改性。

區塊鏈本身也是基于互聯網的,但區塊鏈不可篡改的代價就是犧牲效率。因為實現去中心化,要在多個節點進行數據的復制,所以說它不是要解決信息傳遞的高效。而是解決去中心化、可靠的、不可篡改的價值傳遞。

解決了價值傳遞問題之后,我把可能出現的場景用一個詞描述叫做“價值超導”。

區塊鏈價值超導

“價值超導”意味著去除了中間層,這種沒有了中間層的好處是會使的價值的傳遞摩擦損耗降低,甚至接近零成本,這樣會吸引產生更多更大的交易。

因為交易的摩擦損耗跟交易量有很大的關系,雖然不是簡單的線性關系,但是如果交易的摩擦越小,會導致交易的流動性和更好,交易量更大。由此引申,我認為區塊鏈改變了價值的分配版圖,而價值分配版圖這個事情是一個生產關系層面的問題。

區塊鏈會最先顛覆哪個行業領域?

目前區塊鏈技術在國內成為了風口,被譽為是下一代信息技術革命。但是目前成功和成熟的應用還非常少。您認為區塊鏈會最先顛覆哪個行業領域?

區塊鏈技術現在的確是一個所謂的風口。但這個風口吸引注意力的主要原因是它的賺錢效應

對于區塊鏈在未來的發展,可以參考兩千年左右互聯網的泡沫歷史。當時絕大部分的互聯網項目也是沒有落地的,并且絕大部分的項目都已經死掉了,現在回過頭來看那時候的確是一場泡沫。

但是我們也要看到泡沫之后,經過了時間考驗,留下了好多真正厲害的項目,比如說亞馬遜、Google、等等,就是在那一波泡沫破滅之后留下來的厲害的項目。

所以說,現在的區塊鏈顯然是一個泡沫。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么多的區塊鏈項目里面,必然會有一些真正厲害的項目出現。

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從新概念提出到真正應用落地是需要時間的。比如說TCP協議,它的技術本身其實很早就出現,但是直到2000年以后,才真正大規模應用落地。區塊鏈技術是一個新的潮流,也會遵循類似但是可能稍微快一點的發展軌跡。

長期來看,區塊鏈會顛覆絕大部分行業,但是目前這種通過提供中介服務,來賺取信息差的平臺模式將受到沖擊。而那些通過區塊鏈技術去掉信息差、不賺取中介費用的應用,才可能會獲得用戶青睞并逐步普及。

為什么比特幣的價格這么高?

為什么區塊鏈還沒有真正落地,比特幣的價格卻已經如此之高?

這個問題本身有一點問題。比特幣就是第一個落地的區塊鏈應用,使用比特幣的人越來越多,它的價格就應該越來越高。

日本支持區塊鏈數字貨幣交易所產業

如何看中國區塊鏈公司的出海選擇?日本是否仍舊是首選?一些想做交易所的中國公司開始出海白俄等藍海市場,你怎么看?

區塊鏈公司出海,我認為日本仍然是首選,原因有4點。

  1. 日本社會需要變革,創造新的增長點,缺乏有夢想、有干勁的創業者。
  2. 日本精英階層對于區塊鏈的理解非常深刻,他們歡迎、擁抱這個變革。
  3. 日本長期通縮,互聯網行業的薪資待遇相比國內不高,人員成本低。
  4. 最后是地理環境因素, 自然環境好,離中國也近,坐飛機只有3個小時,方便來往。

當然,日本也存在稅收較高的問題,但是日本是一個法治國家,政策方面的成本很低,對于區塊鏈初創企業而言,在綜合成本上可能比國內更低。

如何看待國內監管部門對數字貨幣的政策趨勢?

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可能會監管更加嚴格。因為數字貨幣行業是一個自由市場。這個自由市場跟當前的監管形勢是有需要相互適應的地方的。所以說三五年內,我對國內的監管不是特別樂觀。

趙東怎么看待這些分叉幣?

去年下半年分叉幣非常火,如今逐漸失去了熱度。怎么看待這些分叉幣?

我認為絕大部分的分叉幣是沒有任何的長期價值的,因為簡單的copy沒有意義;但不排除有短期投機炒作的機會。我們團隊重視的是長期價值。

在東京的這段時間里,有什么收獲?

區塊鏈公司出海,我認為日本仍然是首選,原因有:

  1. 日本社會需要變革,創造新的增長點,缺乏有夢想、有干勁的創業者;
  2. 日本精英階層對于區塊鏈的理解非常深刻,他們歡迎,擁抱這個變革;
  3. 日本長期通縮,互聯網行業的薪資待遇相比國內不高,人員成本低;
  4. 自然環境好;
  5. 地理位置離中國近,坐飛機只有3個小時,方便來往。

當然,日本也存在稅收較高的問題,但是日本是一個法治國家,政策方面的成本很低,也就是對于區塊鏈初創企業的綜合成本相比國內可能更低。

我體會到一點,國家之間的競爭力,在于對尖端人才的吸引力。

趙東看待去中心化交易所

最近的幣安被警告、火幣宣布牌照,如何看待當前的交易所之爭?“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否是未來趨勢?

我認為,從長遠來看,數字貨幣市場是一個大藍海,現在所有的交易所之間,根本談不上競爭。

我想起自己當年在車庫咖啡,經常在咖啡廳看到做一個方向的創業團隊,連產品還沒開發出來,就互相視為“競爭對手”,就像現在談的競爭,實在是非常短視、可笑的事情。

我不知道“去中心化交易所”究竟是不是未來的趨勢,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解決的是交易所作惡、數據不透明、容易被黑客攻擊等安全問題,我的確非常希望它的出現。但客觀講,我的認為不是很樂觀。

因為我發現很多問題類似于人類歷史上的“永動機”。人類對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源,需求很強烈,設計制造了很多精美復雜的“永動機”,但是大家都知道“永動機”是不工作的,因為它違背能量守恒定律或者熱力學定律。

dfund基金趙東

你說Dfund的策略是重倉優質項目,不投空氣項目,但也強調不做技術分析。那么你評價項目的標準是什么?你也說,投資邏輯本質上還是投人,創業老炮優先,自己更喜歡“連續成功創業者”。連續創業的“老司機”成功幾率真的會更大嗎?

從個人炒幣到做基金投項目這個過程,對你來說挑戰是什么?你目前的基金是怎么管理的?

我最討厭的“創業者”,是那種天天追熱點的。 前一段時間有一個笑話。

這種“每一次吃屎都沒有趕上熱的”的創業者,千萬不能投。創始人確實是我們關注的第一要素。但相比于“連續成功”等能力要素,我們更關注創業者的人品,比如是否誠信、是否有責任心。人品不靠譜,不誠信,創始人再有能力,項目再好我們也不考慮。因為我們相信三觀正的人才能走得長遠,我們也愿意同這樣的創始人一起成長進步。

但是啊,堅持的前提是,大方向、大趨勢是對的。吃屎吃不到熱的原因是,根本不知道下一泡熱屎在哪里,等你找到的時候已經涼了。

一等人,對于大方向會有預判,比如馬爸爸,九幾年就看到了互聯網的這個大方向,那時候他也不知道具體怎么走,他就只是相信那個方向是正確的,帶領大家往那個方向摸索。其實上就智商而言,我并不認為馬云比我們大家聰明多少,只是他有智慧,他看到了幾十年的大潮流、大方向,再加上傻逼似的堅持。

墨跡天氣前CTO趙東

首先我是一個從來不排斥新機會,愛冒險的人。做墨跡天氣之前我還在打工,金犁對我做了啟發,他告訴我說移動互聯網的風口就要來了,我們應該在智能手機上做應用,我們就吃了一頓飯的時間,然后就決定要一起做了。我們是大學同學,有信任的基礎,然后我們也合作過一些項目。所以合作很容易就開始。我們很快了找了另外一個合伙人,也是我們的大學同學。

但是我的個性也是比較追求新鮮感的人。墨跡天氣做了兩年以后我感覺沒有什么新的東西可以做了。所以我想結束這一段去開創一個新的東西。再加上那時候團隊內部有矛盾,所以我從墨跡退出來之后在車庫咖啡呆了差不多兩年的時間。

現在墨跡天氣5億安裝量,8000萬日活吧,群里至少有50個人每天都用墨跡天氣。

車庫咖啡呆著這段時間內其實我基本上是以一個義工的形式,承擔CTO的工作,我沒有領過車庫咖啡一分錢工資,相反我倒是投資了好多不靠譜項目 。我還是經常寫代碼的,寫代碼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像個上帝,可以隨心所欲創造出我想要的東西。

因為程序員是最富有創造性的職業了,我認為,未來如果你不會編程,你一定會被社會淘汰。為啥呢? 機器人可以替代人類的重復性工作,但是我不認為機器人(AI)可以替代人類的創造性工作。

那關于擅長不擅長賺錢這個問題呢,每個人的賺錢能力,其實都是需要不斷的鍛煉,需要練習學習的。

墨跡天氣最開始做的時候我的確認為我們幾個人都沒有商業頭腦,不會賺錢。

為什么不自己去組織寫公鏈?

誰說我不會呢?我個人,包括我后來的公司也是經歷了那個從不賺錢,到賺錢,然后再到虧錢,然后再到賺錢,這樣的一個不斷的歷練的過程。

我的賺錢能力比以前肯定是強了。做投資相比于創業哪個更適合我?我并不認為投資更適合我,其實投資只是我們的業務之一。我們的整個團隊叫做DGroup,我們除了Dfund之外還有好幾個賺錢的項目,我們自己內部也在孵化一些新項目。

投資和創業,其實本質上都是在“投資”自己,沒有本質區別。 每個人,最珍貴的是自己的時間,如何用有限的時間做最牛逼的的事情是關鍵。

每個人,真正的貨幣,是自己有限的“時間”。

怎么看待遠在大洋彼岸的晉商老鄉郭宏才

你們看二寶傻逼,但二寶實際上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一個可以毫無保留直接接受所有人對他的侮辱、罵名,這需要多聰明呢?反正我看到傻逼往往喜歡和別人對罵。所以啊,二寶看似low,實際上聰明的很。

我家是在山西南部離河南比較近的地方,由于海拔較高,氣候條件以及自然條件是比較艱苦的,干旱。農作物收成不是特別好,就是靠天吃飯,是有點困難的。

我覺得誠信并不是一個道德層面的東西,而更多是一個商業層面的東西。我誠信的原因,是我可以得利,我可以賺錢,所以要講誠信啊。不是為了誠信而誠信。聰明的人會選擇誠信,愚笨的人會選擇欺詐。

去山西平遙,我的體會是,由于自然條件差,那里的人靠天吃飯是很難的,所以只能給人跑腿: 送錢。 做生意的人,生意來往經常需要運轉資金,而跑腿的人幫人送錢,他可以選擇一時欺詐騙錢,或者長久靠信用賺錢。久而久之,就成了山西票號。

二寶生來就是富二代,而我生來家里是比較普通的。

說來你們不信,我得“東叔”這個”藝名“,實際上是因為我家窮。

我1999年上大學,一直到畢業,我每個月生活費只有300元人民幣。而我后來染上了煙癮直到現在。一包煙最便宜兩三塊錢,好一點的六七塊錢,如果抽好煙,一天一包一個月要花180元,生活費怎么夠?所以我買了煙斗抽,因為一包煙絲幾塊錢夠抽一個月。我天天在教室里面抽煙斗,我一個同學看見我,說看見我抽煙斗的感覺像黑社會老大,他天天看香港古惑仔的電影,就給我起名叫”東叔“。其實我是我們班里最小的。

我曾經創造過2個月僅靠80人民幣生存的奇跡。

我并不在乎別人怎么看我,我最在乎自己的是:我能不能在自己身上得到滿足感。我認為滿足感是通過不斷進步、創造來獲取的,而不是在于別人怎么看我。

所以,當別人罵我傻逼的時候,我就和別人一起罵自己傻逼、承認自己是傻逼好了。承認自己是傻逼,才能學聰明學乖啊。

有一句話詮釋一下:人至賤則無敵。我覺得我和二寶都理解這句話。用《道德經》裝逼一點說就是:“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

趙東在車庫咖啡的日子

在車庫咖啡的時候,一邊做咖啡小哥,一邊寫程序,一邊研究比特幣,不會想到今天的趙東已經成為區塊鏈項目很好的背書品牌吧。我想起前不久在飛機上讀的一本書,叫《謝謝你遲到》,作者是寫《世界是平的》的弗里德曼,他先引用了美國文學家愛默生的一句名言,“每次暫停的間歇,我都聽到了召喚。”然后,他問讀者:暫停的時候,你做了些什么?這話令我沉思良久。

陳偉星賣掉快的,痛不堪言,選擇了喝酒和看書,然后決心和古典互聯網投資決裂。你從一個技術型創業者到幣圈撲克牌人物,這個轉變也著實不小。我想問,你離開墨跡拿著600萬去車庫咖啡的時候,聽到了什么使命召喚?

實際上,我們創辦墨跡天氣的時候,由于我們之前沒有任何創業的經驗,我曾經想象過一個咖啡廳,創業者可以隨意自由交流的地方。當我離開墨跡后,我發現居然蘇菂搞了這樣的一個地方,我就去了啊。

我覺得蘇菂是一個偉大的人。不,蘇菂是一尊佛。 蘇菂和我們所有男人一樣,也喜歡錢、也喜歡女人。 但是他做車庫咖啡,的的確確沒有把個人的利益考慮在內,他跟我說他就是想著自己七老八十的時候,要有故事可以講,所以他要做這樣一個地方。他是為了自己的夢想。

那些做公益的人里面,蘇菂是我見過的,唯一一個真心做公益的人。

蘇菂不是像一尊佛,在我心里他就是佛。

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包括現在,我都覺得自己是一個比較喜歡做技術的人。我在大學的時候就非常喜歡編程,直到我離開了墨跡天氣之后,我還寫過好多程序。作為一個程序員寫代碼的時候非常有創造的快感。

趙東看待區塊鏈的未來趨勢

想家嗎?什么樣的情況下,考慮回來?

什么時候回來? 這只是時間問題。我相信歷史大潮流勢不可擋、歷史是有宿命的。

我認為中國將會在20年內進入歷史的鼎盛時期。就好比我對比特幣的看法: 短期熊市,長期大牛。

當然,我所說的“短期”,要比一般人所認為的長一些。 大部分人對于未來,短期總是過于樂觀,長期過于悲觀。

比特幣明天不會漲到100萬美元,甚至可能會跌倒1000美元,但是長期,10年、20年,50年總能漲到100萬美元吧。

幣圈韭菜

有人說,韭菜之所以是韭菜,首先不是技術層面的問題,而是思維方式的問題。若你每次投資,都要看他人的評論找方向、找安全感,長期下來多數會虧錢。還有不少辛苦韭菜,錢少,卻不愿意放過市場中的任何一次波動機會,為這 36 小時不睡覺,72 小時不閉眼,全球數字貨幣市場24小時不間斷的交易,把他們折磨至夜不能寐,日不能食。誠如是,極品韭菜之中之大成。痛哉,悲哉。

趙東,你認為,韭菜思維的幾個最典型特征是什么?如果不想自己被當韭菜割,個人思維方式上要從何處升級?如何洗心革面,重新開花,免遭再割?

所謂的韭菜,實際上是對自己行為不能負責的人。

我朋友常拜跟我說,大家認為市場有莊家的原因是因為:如果市場有莊家,那么我賠了錢就不是我的原因,而是因為莊家割了我的韭菜。如果說,賺了錢就認為是自己判斷英明,那么賠了錢為何要怪莊家呢?為啥不反過來承認,賺了錢是因為莊家,賠了錢是因為自己傻逼呢? 所以韭菜,就是不能為自己的決策、行為負責的人。

真正能長期在市場上賺錢的人是因為他把握住了大趨勢。我爆倉之后反省得出的結論是:我爆倉跟任何人沒有關系,只是因為我自己傻逼。我沒有怪任何“莊家”,甚至我也沒有怪任何“交易所”作惡。

我想到一個有點“污”的話題: “手淫”的唯一害處是你認為“手淫”有害。 那么“韭菜”之所以是“韭菜”,是因為他認為市場有“莊家”割他韭菜。

所以,成敗完全在于自己,和別人沒有關系。

新手入局區塊鏈創業賺錢

入局區塊鏈創業的必備素質與機會

你曾說DFund投資邏輯是投人,投“創業老炮”,其對區塊鏈的了解你會如何考核?最近投了怎樣的項目?

創始人是Dfund投資時最關注的因素。

我們比較青睞的投資人素質,比如其中包括:誠信、有格局、穩重大氣、可依賴、懂得讓利達到多贏、學習能力強,對區塊鏈的知識和邏輯有深刻認知,具備創業成功經歷,并且經歷過牛熊市轉換的創始人尤其加分。

除了創始人,我們還會考察合伙人、技術團隊、項目核心邏輯、代碼質量等多個因素。比如說創始人對于區塊鏈的理解,我們會核心考察他們是否具備區塊鏈思維,短時間內兩次約見的話會觀察創始人對區塊鏈的理解是否加深。這個行業瞬息萬變,學習能力實在太重要。

今年我們認為市場會逐漸趨于理性,因此2018年我們投資上比較謹慎。團隊花更多的時間、精力來苦練內功。比如我們學習了Dalio的《原則》一書后,Dfund團隊也合作總結了Dfund Principles,用來更好地指導我們的投資。

給想在區塊鏈領域創業的創業者一些建議?

我對于區塊鏈領域專業領域的創業者的建議是:如果你真正的看好這個方向,那么不要太急躁。因為真的想做好一件事情不是幾個月,甚至不是一年兩年能完成的。要做好長期的準備。你真的認為一個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機會,那么你應該沉下心來、踏踏實實的,至少做五到十年的準備。

至于具體的方向,我并沒有特別好的建議。總的來說,區塊鏈領域可以做的方向會越來越多,這就像互聯網一樣,他早期能做的應用可能比較少。但是隨著技術的普及,能使用的行業就越變得越來越多。我認為這個行業很棒,但是方向需要大家去自己去摸索探索。

機遇和風險共存,沒有風險,就沒有機遇

沒有風險就沒有機遇。如何減少風險?其實我們并不能減少風險,我們能做的是控制風險。風險就意味著機遇在前面啊,我們要做的事,不能隨便的All In。風險控制中有個重要公式叫凱利公式。

f=(bp-q)/b 打個比方,如果你做的事情,成功率只有10%,但預期回報是100倍,那么: f=(100*0.1-0.9)/100 , 你用自己資產的9.1% 的資產去賭。

這個賭注10%的成功率,城后你的資產可以翻10倍,失敗后你只失去9.1%資產,賭還是不賭呢?所以,牛逼的人計算概率,而傻逼的人要求一夜暴富。

我是用這個公式來論證風險控制,如果2013年我對這個公式有深入考慮,我就不會All In 資產+杠桿去賭比特幣上漲了。

 

趙東(微博趙樂天)

趙東(微博趙樂天)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