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primas甘露_區塊鏈去中心化的信任_內容行業變得更好,變得比現在會更加干凈,價值分配更加合理

大家好,十分感謝大家對Primas的支持,十分感謝隊長對Primas的支持來幫我們建立這樣一個社區!今天主要是跟大家分享一下關于區塊鏈上面的一些經驗,以及我自己在做區塊鏈過程中的經歷。

先說說我是怎么接觸區塊鏈的,我們最早的時候是在聯想做綠茶瀏覽器,這是一個手機瀏覽器。當時我們在做手機瀏覽器的時候,規模大概做到了4000多萬用戶,年收入將近一個億。

primas甘露

當時正好是今日頭條最火的時候,市面上所有的瀏覽器里都會做一些類似于內容推薦的東西,比如說UC瀏覽器就做了UC頭條,我們其實也做了類似的內容推薦系統,它是一個信息流,會從網上抓取很多內容,然后把這些內容經過一個推薦系統以及通過機器學習,分類地推薦給用戶,根據用戶自己點擊的內容,以及觀看內容的偏好,給他推薦不同的內容來增加用戶點擊量。這樣的推薦系統其實做得非常成功,在上了這樣一個推薦系統以后,我們在數據上發現,整個瀏覽器的用戶的黏性,也就是用戶的打開時間(包括打開次數和用戶單次打開瀏覽器所使用的時間),都得到了非常大幅的提升。

但我們同時也發現了推薦系統中的一些問題,比如說他推薦的內容質量都會偏低,都是一些抓眼球的,比如說三俗內容,大部分用戶其實看到的都是這樣一些東西,會覺得內容質量非常差。同時高質量文章的作者,他們自己也得不到很好的收益,他們寫的東西會被別人快速地侵權轉走,作者也不知道轉發去了哪里。

那個時候大概是在15年年底、16年年初,當時我們還不知道區塊鏈技術,我們就在想,有沒有辦法在內容下面做一個類似于溯源碼這樣的一個東西,就是他的ID然后在文章的傳播過程中,只要有這個ID我就隨時可以找到這篇文章,包括最原始的作者是誰?然后他的原始內容是怎樣被篡改的?在做這個溯源碼的過程中,我們很巧合地碰到了區塊鏈,研究了一下發現區塊鏈和我們想做的這個事情非常契合,從此就開始了接觸區塊鏈的一個路程。

從16年年初到現在,其實算下來也做了兩年的區塊鏈項目,我們做了兩個項目,一個叫“原本”一個叫“Primas”,這兩個項目其實針對了不一樣的應用場景,然后在兩年中,我自己對于區塊鏈的認識也是不斷地升級。

最早我們做的原本這個項目其實主要做的是類似于原創保護,然后版權變現、轉載變現這樣一套體系,包括侵權檢測,原創存證。

在做這個體系的時候,我們本身不會去接觸到數字貨幣Token這樣的東西,我們只是利用區塊鏈技術做了一條聯盟鏈。

這個項目做了大概有兩年了吧,在做這個項目的過程中,我們也慢慢意識到,區塊鏈的核心,在剝離掉經濟激勵體系,單純地用聯盟鏈這種方式,可能不是它最完善的形態。

這就啟發了我們想在更大的范圍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在整個體系里引入了經濟激勵體系,進而設計出了Primas這樣的一套系統。

Primas是一條公鏈的一個系統,一個底層協議,然后去解決內容行業里更廣泛的問題。

我們Primas項目其實做得非常早,大概在17年的六七月份,其實就在做這個項目。直到今天我們看到,類似于這樣的區塊鏈項目其實已經非常多,基本上每天都會有幾十到幾百個項目出來。

其中也有個別項目對代幣體系存在誤解和誤用,對代幣的流通和應用場景可能都不太明確。

有很多項目,發幣是為了利用代幣體系來規避監管,同時在二級市場上炒作賺錢,它本身并沒有讓區塊鏈的核心價值得以體現。

所以今天我也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對于區塊鏈的一個理解,區塊鏈所真正能解決的一些問題,和它的意義是什么?

可能剛才群里有些有些人也在說,大家會把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叫做“區塊鏈革命”,但是我不知道大家到底了不了解,為什么我們把它叫“區塊鏈革命”?它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革命?

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信任系統,或者叫做一種去中心化的信任。

它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有可能解決,人和人之間無需第三方信任主體的問題。

大概在15年的時候,應該著名雜志《經濟學人》,叫做《區塊鏈——信任的機器》,詳細地講述了區塊鏈如何解決信任問題。

區塊鏈系統,本質上其實是共識,就是所有的參與人,比如全世界的很多個節點,一起對同一份數據達成一個共識,這個共識就是“數據一旦寫入到這個區塊鏈上,除非51%的節點同意,不然任何一個節點都是沒有辦法篡改數據”,就讓我們可以相信區塊鏈上的數據是真的不可被篡改的。

而第二代區塊鏈的出現,就是在區塊鏈上加了智能合約體系,這樣的一種不可篡改的能力就得到了一個革命性的升級。

智能合約可以理解為,我們可以在區塊鏈上寫代碼來執行一段事前約定的規則,可以寫任何我想做的程序,這個程序的執行過程也是在全世界所有的節點上面執行,它的執行結果、輸入和輸出都是記錄在區塊鏈上,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改。這樣一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寫這個可信的程序,它的執行結果沒有辦法被人為操縱,任何人都可以去信任這個結果。

我給大家舉幾個比較淺顯的例子,來說明去中心化的信任到底是怎么工作的?

比如說每個人都知道的支付寶,它就是一個信任中心。為什么會有支付寶呢?因為當我們在網上進行購物時,由于賣家和買家兩方之間并不認識,如果沒有第三方來做擔保,雙方都不信任對方,賣家來會要求買家先打款才能發貨,買家擔心如果貨發出去,收不到錢怎么辦,這樣一個交易就無法形成。所以這時候就有了支付寶,支付寶在里面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呢?我作為一個買家可以信任支付寶,我相信它可以為交易作出擔保,賣家也是同樣信任支付寶,這樣子有了支付寶在中間做一個信任的橋梁,賣家和買家才愿意完成這樣的一個交易。

但是在區塊鏈世界里可能是另一種樣子,比如說我會在賣家發貨的貨品上裝一個GPS,然后把這個GPS的數據上傳到區塊鏈上做一個記錄。買家付錢時,這個錢沒有直接轉入賣家的賬號上,而是被鎖定在某一個區塊鏈地址里,直到這個GPS信號確認送到了買家的地址,區塊鏈就自動把貨款轉到賣家的賬號里,整個交易就完成了。由于這段程序本身寫在區塊鏈上,無論是賣家和買家都沒有辦法改,所以整個過程無需第三方的信任主體。

在實際處理的過程中比這復雜的多,比如說貨品的質量問題,所以這樣一個例子只是讓大家簡單理解,這樣的一個去中性化的信任是怎么樣的體系。

再舉一個例子,我們知道在整個商業活動中,兩家公司之間要談合作,第一步肯定是要簽合同,或者戰略合作協議,那合同是什么?

就是規范,上面寫著比如說雙方的義務和權利,寫著假如說對方侵犯了我的利益,我現在該怎么辦,假如我的利益受到了損害,會我要求什么樣的賠償,對這樣的一個合同依賴是什么?依賴于法律的強制執行,就是比如說現在我和雙方簽了一個合同,這個合同得到法律承認了,如果對方違反了合同,可以求助于法律來強制執行合同內容,這樣一來雙方都可以信任法律。

現在有了區塊鏈,整個過程也會變得更加簡單,比如說我現在跟一家公司談合作,可能都不需要再去簽紙質合同,也不用去做公證,也不需要去請律師來保證這個東西的合法性,合同本身就是一段代碼,這個代碼上寫著,假如對方干了什么事情,怎么樣賠償,前提是雙方有一些可以被執行的資產放在區塊鏈上,可以讓智能合約去執行這個合同。

這個合約一旦被放到區塊鏈上以后,雙方就再也沒有辦法修改,它會在全世界所有人的計算機上執行,單個的人都沒有辦法篡改他,那這樣我們都可以相信這份合約是有效的,雙方就可以以更高的效率達成共識,整個商業活動的效率都會得到提升。這樣的一個合同就被稱為智能合約,代碼就是法律。


我們知道人類社會的商業活動中很大的成本都花在合作的雙方達成信任上,達成信任,其實就需要引入這樣一個中心化的可信第三方,比如說支付寶、比如說通過法律,他們會消耗很多的時間,消耗很多的精力。不只是商業活動,其實整個人類社會的架構基本上都是這樣一種結構。

如果我們有了智能合約平臺,有了區塊鏈以后,我們有了一種可以通用的一種去中心化的信任,我們將不需要第三方信任,這將改變商業活動中各方的關系,乃至對生產關系也是一種改變。

其實就是我們所說,革命所發生的地方。

商業活動所有需要信任的地方,都會被改變掉。

所以在我的觀點中,我是覺得很可能在未來某一天,整個人類社會的結構都會發生一個很大的變化,整個人類社會都會在區塊鏈的一種去中心化信任機制上進行重構,所有的行業其實都會得到一個顛覆,包括金融、物流等等。這種變化就是人類社會中生產關系的變化,它會極大地促進生產力的提升,然后導致整個人類社會的效率得到一個質的飛躍。

這個我所說的區塊鏈革命的意義。

所以對Primas來說對于我來說,其實我們的想做的事情就是在一個全新的基于區塊鏈重構的社會中,讓我們的內容行業變得更好,變得比現在會更加干凈、價值分配更加合理。

讓高質量信息的價值得以體現、得以傳播,這是我們的一個愿景。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