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V神_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資料介紹專訪

你為什么會選擇區塊鏈作為事業發展的起點?

Vitalik Buterin: 我第一次聽說比特幣是在2011 年初, 當時我還在讀高中。我父親跟我提到比特幣,同時我在網上也看到各種關于比特幣的討論。

那個時候我已經對Linux等開源軟件項目非常感興趣,我覺得比特幣的技術很有意義,值得我去探索。于是我當即加入比特幣論壇,希望能學習更多的知識;后來還有人愿意付費讓我為他的博客撰寫文章,那會兒每篇文章的稿費是5個比特幣 (約4美元)。

我因此賺了20 個比特幣,并花了8.5個幣買了一件T恤。不過現在這件“天價”T恤已經找不著了。

想象一下,成千上萬像我一樣的人用自己的電腦組成一個社區,從零開始創建一個全新的金融系統。我們彼此獨立,無需依賴任何現有的機構或中介。當時我一想到這樣的理念就感覺非常地興奮。

在此之后,我聯合創辦了比特幣雜志,以網絡和紙質雜志的方式來講述比特幣及其相關學識,包括數學,經濟學,政治學,去中心化技術,計算機科學以及密碼學等相關內容。我開始投入越來越多的精力。

V神_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介紹專訪

V神_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介紹專訪

是什么激勵你休學并開始世界旅行?

Vitalik Buterin: 2013年,我意識到,雖然我在上大學,但我每周在比特幣項目上花費的時間超過30小時。

我參加了美國加州圣何塞的比特幣會議,在那里我意識到比特幣行業是真實的,并非只是寥寥幾個隱藏其后的開發者的事情,事實上還有超過1000人正在這個領域試圖創業,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個行業已經獲得相當大的關注。

我覺得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于是我決定休學一個學期,用盡我所有的時間去世界各地走訪,參與項目,并與其他開發者交流。

為時四個月的旅行之后,我在以色列停留下來。在那里我遇到了幾個團隊,他們著力于使用區塊鏈技術打造下一代的應用程序,讓區塊鏈服務于更多場景,而不僅僅是虛擬貨幣

我發現這個方向很有意思,但我認為那些項目并不足以支撐這一宏大的目標。當時普遍想法是創建一個可驅動多種類型交易的協議,每個應用程序都有一種或兩種交易類型。我想出了一種更通用的方法,即使用通用的內置編程語言來創建區塊鏈。

我一開始撰寫以太坊白皮書的時候,用郵件把它發給了幾位朋友,然后這些朋友又把它發給了各自的朋友。緊接著的一個月里,大約有10—20人回復郵件表示他們想要參與這個項目。以太坊就是這樣完成了最初的團隊組建。

如果有機會再來一次,你還會堅持同樣的想法嗎? 還是會有什么改變?

Vitalik Buterin: 我會改變一些技術方面的細節,比如在最初制定協議的時候,讓技術協議更具兼容性和并發處理能力;我也會考慮改變組建和管理團隊的方式。但是我最初的愿景不會改變。

你為什么將以太坊定義為非營利組織而不是營利組織?

Vitalik Buterin: 以太坊應該作為一個中立的項目造福世界,而不是屬于某個國家或組織,只為了造福一小部分人而存在。這一點很重要。 因此,以太坊作為非營利組織似乎更加適合。

以太坊目前需要解決的難題有哪些?未來的需求是什么?

Vitalik Buterin: 目前的挑戰主要是技術性問題,大體分為以下三類:

  1. 可擴展性。我們要增加區塊鏈的容量,這一性能主要反映在每秒可處理的原始交易數。目前以太坊每秒鐘可處理15筆交易左右,但要滿足主流采用,還需要數千倍的提升。
  2. 隱私性。我們需要努力確保在使用區塊鏈應用時不會泄露個人隱私數據。
  3. 安全性。 我們需要在技術上幫助社區最大程度地降低數字資產被盜的風險,私鑰遺失、智能合約代碼漏洞等風險也要最小化。

在實用性方面也存在著一些挑戰,但相較于核心協議和平臺本身,每個單獨應用的開發團隊對實用性有著更大的影響 。

但目前我們已經有很多可靠的解決方案來應對以上所有的挑戰 。例如,我們有專門的團隊在研究狀態通道技術,分片技術和Plasma技術來解決可擴展性方面的問題。

拜占庭硬分叉已經完成,而且它的加密功能也達到可用狀態,但在構建基礎設施以及利用它們的方面還有很多細節工作要做。

安全性分為兩個方面。

  • 首先,要保證以太坊本身是安全的。這將通過Casper權益證明算法(PoS)得到改進。目前算法已經接近完成,測試網已經運行,而且其他語言的算法實現也已經在編寫。
  • 其次,是以太坊上應用程序的安全性。這將通過一系列技術手段來解決,包括以太坊上編程語言的創新,比如Vyper(https://vyper-online),以及形式化驗證的改進,和更完善的智能合約開發標準。

你可以談談分片技術(Sharding)的最新進展以及在這段時間是否有其他新的想法?

Vitalik Buterin: 現在我們至少有三個獨立的開發團隊在專門研究和實現以太坊分片技術(Sharding), 而分片技術本身也正在迅速發展。 我們也在研究多種可擴展性技術。

這些技術會使分片技術更強大且更容易實現,包括無狀態客戶端,提案/共識/執行分離,梅克爾樹改進和虛擬機優化。我們正迅速向著發布測試網絡的目標推進。

在the DAO黑客事件之后,你采取了哪些措施來保證高質量的區塊鏈生態系統?

Vitalik Buterin: 我們更加重視在社區推廣良好的編碼規范,通過使用形式化驗證的方式來提高安全性。我們還添加了編程語言功能幫助開發者更容易編寫出安全的代碼。

此外,我認為相比之前,如今以太坊平臺上創建類似theDAO的復雜項目的開發團隊,在將大量資金轉進合約之前也變得非常謹慎。

8.以太坊大都會階段的愿景和目標是什么?

Vitalik Buterin: 大都會階段主要著眼于以太坊的隱私功能,包括支持環簽名和零知識證明。目前已經成功分叉,人們已經可以基于這些技術構建應用。現在我們只需要更多的人參與構建基礎架構,讓普通開發者也可以更加輕松地構建具備隱私保護功能的應用程序。

9.當以太坊從PoW 轉到PoS,很多曠工因為經濟的原因可能會繼續使用舊的PoW協議,以太坊將會采用什么方式來激勵曠工繼續支持新的網絡?

Vitalik Buterin: 從PoW到PoS的過渡將會是漸進的,并且會分階段來進行。

第一階段將會通過混合PoS的方式來實施,即使用PoW來創建區塊,但以PoS最終確認區塊的方式來增加安全性。盡管挖礦獎勵會減少,但 PoW仍然存在。之后的第二階段會完全取消PoW。

如果礦工在某個時間點分叉以繼續支持PoW(并且實施硬叉以延遲冰河期),那么在ETH和ETC的基礎上顯然會出現以太坊的第三種“選擇”。但我認為這不太可能發生,因為礦工只要直接選擇ETC(以及其他類似Zcash的替代選擇)即可。

另外,已經獲得足夠ETH的礦工也可以選擇成為PoS系統的驗證者,或者選擇為基于以太坊的第二層系統(比如Golem)挖礦。這些也將為他們繼續帶來經濟收益。

關于公有鏈和私有鏈,什么類型的鏈擁有更多的潛力?對此你有何想法?

Vitalik Buterin: 私有鏈確實能解決一些現實問題。例如,公有鏈無法解決大規模企業應用所需要的擴展性的問題,或者目前需要的大規模應用問題。

一條節點由大型組織在處理能力更強、內存和帶寬更高的高質量硬件上運行的私有鏈,以及現有的以太坊私有鏈“伊斯坦布爾”目前可以每秒處理數百筆交易。

然而,到目前為止,運行私有鏈的公司并沒有太多進展。其原因是盡管私有鏈在技術成本方面更便宜(即支付交易費用),但它們在社會成本花費上會更高。

讓一群相互競爭的銀行家在一個房間里達成共識其實是很困難的。

我認為從長遠的角度看,會出現公有鏈和私有鏈結合的方式。

兩種極端方法的許多問題上都可以通過一個混合的系統來解決,這個系統會通過公有鏈審計與錨定。

Plasma就是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

總的來說,你會如何描述以太坊的未來?

Vitalik Buterin: 我希望在接下來的幾年里,我們將繼續發布協議升級,以解決我們在技術上的挑戰,包括Casper,PoS和分片技術

我們也會兼顧第二層解決方案的建立,比如使用Plasma和狀態通道 (State Channels)來提高可擴展性、通過零知識證明技術來提高隱私保護性能等。

一旦用戶對低廉的交易費用產生信心,并且確信即使在更高承載量的情況下,交易費用也會繼續保持低水平,我想我們將會在以太坊上看到更多的應用程序出現。

人們可以在以太坊上做很多事情,包括去中心化保險,金融應用,供應鏈領域應用,醫療將康,身份認證,互聯網安全以及更多其他領域,而且這些領域已經有許多測試案例。

我希望在未來幾年內,這些試驗會變成現實。

以太坊的未來使命是什么?

Vitalik Buterin: 我創建以太坊的目的不是為了建立任何特定的應用; 而是創建一個開放的,去中心化的,透明的,易于使用的平臺,供任何人自由參與和創建事物。

盡管一開始我并不知道具體會有什么樣的事物建立在以太坊上,但我認為這種平臺對人類發展應該是有益的。這是創建一個通用系統的美妙之處: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看到你的用戶用創造力創建出一個你甚至都無法想象的應用。

我很高興地看到我們可以擁有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序,這些應用程序是透明的,容易使用且值得信賴。

我喜歡這個平臺因為它可以賦能個體開發者,甚至讓15歲的孩子都能夠使用基礎架構來創建應用程序,同時也為應用程序提供與以前僅適用于大型企業類似的安全性和可信度。顯然,區塊鏈并不能解決所有的安全和信任問題,但它可以為我們帶來很多解決問題的可能性。

你認為哪個行業/商業與區塊鏈技術能更好的鏈接?

Vitalik Buterin: 以太坊在用戶的多樣性方面是獨一無二的。平臺上創建應用的用戶包括個體開發者,非營利組織,開源社區,小公司,大公司,中央銀行,來自多個大洲和國家以及許多行業的人員。

而且在金融,物流,身份管理,數字資產,注冊管理機構,游戲,醫療保健,去中心化信用系統以及更多領域都有應用。

金融業作為應用的初始領域是有原因的,因為現有系統往往遠遠落后于時代發展,需要人工來完成許多事情;傳統的金融系統對于開發者來說門檻過高。

但隨著交易費用的減少,我認為許多其他行業的應用將會變得更加可行。

新的初創企業在未來將會如何發展?對于他們的可持續發展,你有哪些建議嗎?

Vitalik Buterin: 我認為對于創業項目來說,選擇一個他們可以用區塊鏈提供真正價值,且比其他任何項目更有能力提供該價值的專業領域,并專注于此是非常重要的。

例如,除了有明確的市場需求,目前我們仍然沒有被廣泛便捷使用,且有有形資產(如黃金,法定貨幣和其他原材料)背書的ERC20代幣。可能有個例外是Tether,當然也有很多人認為它并不可靠。

許多項目也在嘗試繼續做像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一樣非常復雜的計劃,為高速交易而創建非常復雜的私有鏈等等。但是他們并沒有意識到市場的需求其實可能只是一個簡單的ERC20代幣而已。

企業可以創建以黃金作為擔保的代幣,其他人在以太坊生態系統中也已經提出了更多更好的交易方式,包括第二層可擴展性的解決方案。

以太坊本質上是一個社區,人們在這個社區中建立不同的應用,彼此間協同工作,而不是每個人都試圖創建自己的個人帝國,并在此基礎上建立一個像微信一樣的只屬于自己的生態系統。

如果你在發幣,請用標準的方式發行以確保它能夠支持所有的錢包和交易系統。如果你正在開發錢包,也請以標準的方式進行構建以確保它可以支持所有的代幣。如果你正在制定可擴展性的支付解決方案(例如:雷電或者Plasma),也請以標準的方式制定以便支持所有的代幣,并且理想情況下也可以將其擴展到其他的應用程序。

每個人都應該關注他們本身在生態系統中的作用,這樣我們的努力就不會重復,也因此可以在平臺上面互相幫助。

15.你認為真正的去中心化是可能的嗎? 到什么程度?

Vitalik Buterin: 我希望以太坊及其應用可以盡可能地去中心化。顯然,完全去中心化是不切合實際的,但是建立比我們今天更加去中心化的系統,并且通過去中心化來提供實際的價值是絕對有可能的。

同樣需要注意的是,去中心化本身并不是使以太坊具有價值的唯一因素。平臺的開放性和易用性也是人們評判價值的標準: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來創建應用。

它在某些方面也非常方便:例如你可以上傳程序,這個程序可以作為應用與人們交互,并且你不需要去維護它,也不用擔心服務器會崩潰、重啟,或者其他類似的問題。

有很多東西我都會考慮在以太坊之上建立,有些甚至不需要去中心化。

現在有很多關于以太幣價格的預測,你對此有何看法?

Vitalik Buterin: 我不預測價格,這太難了。對于我而言,我并不關注幣價,我關注更多的是人們如何用技術去創造更加有價值的東西。

如果我想學習如何創建應用,我該如何開始。

Vitalik Buterin: 如果你看不懂其他人編寫的應用程序,先去學習如何編寫代碼。也可以去以太坊的官方網站(ethereum-org),有一些教程會一步一步地教你如何創建應用。


V神簡介

Buterin 1994年出生俄羅斯,1999年隨父親移民加拿大。

翻開Buterin的童年故事,和歷史上所有的天才少年一樣:天賦異稟、才思高人一等。

有關Buterin的軼事有很多:

比如他7歲的時候創建了一個叫做”兔子百科全書“的復雜文檔,這是一個由兔子組成的小世界,但世界里的規則符合非常嚴格的公式,里面全是數學,圖表和計算;

他心算三位數的速度是同齡人兩倍多;

他花了幾個月時間可以流利地說中文;

他看上去也特別符合一個怪才:瘦如竹竿,頂著個巨頭,語速極快,經常眼神飄忽不定,有人說他自閉,更多人愿意稱他為“和世界格格不入的外星人”。

連Buterin自己都說,“為什么我不能像一些普通人一樣擁有75%的平均水平。”

17歲那年,Buterin開始接觸剛剛2歲的比特幣。這大半要歸功于他的父親Dmitry Buterin,他是一家區塊鏈孵化器Blockgeeks Labs的聯合創始人。

起初,Buterin并沒有很看得上比特幣;但慢慢地,他被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屬性給深深地吸引了。

什么是去中心化?Github是一個很好的例子。Github就是讓所有人在互聯網上分享和貢獻代碼,在Github里,沒有所謂的中心化公司,所有的交互都是人與人之間產生。

試想,在區塊鏈的世界里,所有事物都是去中心化的:從一個應用,到一家公司,都必須通過每個人來貢獻,大家遵守共同制定的規則。這個想法,深深地吸引了Buterin。從小受動畫文化影響的Buterin,向來厭惡扮演反面角色的大政府和大財團。

于是,他走上了和很多天才一樣的道路——輟學。當時剛剛進入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的Buterin滿腦子都是比特幣。他唯一的想法是出去走走,和全世界的區塊鏈愛好者交流和互相學習。

這個想法受到了他父親的反對,同樣是程序猿的Dmitry希望兒子畢業之后可以進入蘋果或者谷歌。好在,父親算得開明,他也看透了兒子不安分的本質,Dmitry對Buterin說,“輟學后的人生會更加充滿挑戰性,但你也會學到很多。”

2013年,Buterin從滑鐵盧輟學,并開始周游世界,在阿姆斯特丹、舊金山、以色列等城市開始游學。

游學的同時,他還開始撰寫有關比特幣的刊文,一篇稿費五個比特幣(放到今天就是一篇60,000美元……噢不對57,000美元……又不對……)。

在當時,五個比特幣僅價值3.5美元,但即便如此,Buterin卻樂在其中。之后,這份兼職因為網站關閉而停止,Buterin就決定自己創立一家媒體,名為比特幣雜志(Bitcoin Magazine)。這份雜志之后被BTC Media所收購。

一手打造以太坊

2013年年末,游學歸來后的Buterin有了些新想法。

當時的比特幣愛好者正在全力以赴地為比特幣增加更多的功能性,打造比特幣2.0。但Buterin認為,建立一個全新的編程語言才是比特幣的當務之急。出于安全原因,比特幣的開山鼻祖中本村用了一種復雜的腳本語言編寫了比特幣協議,然而這種語言有意地限制了交易的復雜性,也導致了比特幣一直沒有開枝散葉,孵化出更多的應用。

比特幣協議自然是不能重寫了,可如果是用一種通用的腳本語言,打造一款新的計算平臺和新的加密貨幣呢?Buterin很快寫下了一篇白皮書,并在文中介紹了以太坊。

如前面所言,這份白皮書迅速在比特幣社區里流傳,并“出乎意料”地受到了同行們的認可。Buterin自己都沒有想到以太坊會如此受歡迎。信心大增的Buterin,在2014年年初聯合幾位合伙人開始動手。他們通過ICO的方式來為新的加密貨幣以太幣募集資金。以太本就是一種在科學理論下還未證實的物質,這也暗含了Buterin對以太的期待。

和其他的加密貨幣一樣,Buterin決定用ICO的方式進行眾籌,用戶可以用比特幣來預購以太幣。以太幣的定價是2000個以太幣=1個比特幣,按照當時每個比特幣600美元的價格,一個以太幣是0.3美元。

最終,這次ICO一共募集了31,000個比特幣,即1,800萬美元,這讓它成為了加密貨幣歷史上價值第二高的ICO。 有了這筆錢,Buterin的團隊很快在瑞士成立一家非盈利公司Ethereum Foundation。

2015年6月,第一款以太坊發布,取名Frontier。所有承諾給早期投資者的以太幣被順利地交付,開發者們也開始在以太坊上編織他們的夢想。

一場以太坊的去中心化革命就此到來。

沒有什么不能被“以太坊”

2017年11月末,一款叫做CryptoKitties的養貓游戲正式上線。

云端吸貓本是這幾年無貓人士的網絡新寵,但CryptoKitties則基于以太坊平臺打造,所以又被稱為鏈養貓。

簡單說,CryptoKitties就是一款通過以太幣進行交易的飼養游戲,玩法和Pokemon類似,玩家可以養貓、生貓、賣貓,品種越稀奇、年代越久遠、特征越古怪,越值錢。

這款游戲瘋狂到什么地步?

截止去年12月初,最貴的一只貓以140個以太幣(價值11萬美元)成交,游戲交易金額突破600萬美元,交易量占據以太坊20%。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首頁更多新聞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