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ArcBlock幣_去中間人的區塊鏈3.0_創始人_冒志鴻(Robert Mao)_區塊鏈探長

區塊鏈對整個社會來說就是一個新的互聯網

我接觸比特幣比較早,是在2009年。

那時我在微軟歐洲工作,正好趕上一個比較有趣的時間,那時全球發生了很大的金融危機,微軟也在那一年進行了第一次全球大裁員。

非常不幸的是我在歐洲的整個團隊裁掉了,我當時要從微軟歐洲轉崗到微軟美國去,中間有幾個月時間待在公司里很空閑——項目和團隊都已經不在了。

我空閑之余就琢磨最新的各種技術,注意到了當時剛出現不久的比特幣,也嘗試了一下挖礦,那個時候也挖出了幾個區塊,不過那些比特幣后來都丟了。

那個時候挖礦很容易,只要有一個快一點的家用電腦都能挖出來,我當時有一堆性能相當不錯的機器,那時候挖一個區塊就能獎勵50個比特幣,我至少挖了三四個區塊。然而當時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些比特幣的價值,實驗完就早不知道把私鑰丟哪里去了。

真正接觸區塊鏈這個概念是2013年,當時第一次聽說Blockchain,就好奇地去聽一聽,這時候才意識到,原來Blockchain跟比特幣是有必然聯系的,Blockchain就得名于比特幣代碼里數據結構的名字。

硅谷一直對技術非常之敏感和前沿,當時我記得在斯坦福附近,在Palo Alto(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座城市)有一些VC和技術先驅們,他們搞的一系列的這種活動,讓我知道了Blockchain,它作為一種更底層的網絡協議,上面可以承載不僅僅是數字貨幣,而且還可能是別的應用。

那個時候也更多是以學習為主,真正讓我比較感觸到區塊鏈價值是因為我的同事Flavien,他是我在微軟歐洲時的同事,當時是我們團隊里面最優秀的一個明星。

Flavien離開微軟后,全力以赴去做區塊鏈的創業,他最主要的就是把精力花在染色幣技術上。

ArcBlock幣

ArcBlock幣

什么是染色幣?

一個比特幣切分成很多小額的幣,在這個幣上可以加一些標簽,這些標簽用來表示其他的東西。好比現在拿小額人民幣在紙幣上做廣告,這個幣就變成廣告,這種技術被統稱為染色幣。

他一系列創業過程,讓我對區塊鏈保持非常密切的關注。

最近這幾年,尤其是在過去兩年時間里,區塊鏈越來越多地從一個大家認為愿景性的東西變成一個可以去落地的東西。作為比較早接觸、又有較強的技術開發能力的創業者,其實我時時刻刻都在想區塊鏈可以用來做些什么。

我認為,區塊鏈技術對整個社會來說,是一個互聯網級別的東西。

它正處于類似于互聯網在1993年左右的階段時期。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分水嶺。

在1993年之前,其實互聯網技術已經發展了很長時間,TCP/IP這個協議簇也經歷了很多次迭代。Netscape在這一年成立隨后推出了基于HTTP協議為主的瀏覽器,使得互聯網能夠被普通的用戶去使用。

一個普通用戶通過瀏覽器去訪問互聯網,可以感覺到通過網絡獲取信息就像當年閱讀雜志一樣。

另外重要的一點,在1993年美國在線AOL開始推出電話撥號接入互聯網,這個撥號上網意義非常重大,因為在沒有撥號上網之前,要想用互聯網需要有專線,這個家庭是沒有的。

1993年,思科公司推出了一個著名的網絡設備操作系統叫IOS,不是今天蘋果的iOS,而是思科的Internet OS,這個Internet OS里的“創世時間”就是1993年。

也就是說,區塊鏈的今天跟互聯網的1993年有很多非常像的地方。今天區塊鏈的技術協議已經成熟,區塊鏈上的應用,比如說比特幣、以太坊,這些應用和它的承載形式也已經很成熟了,大家都看到了它的價值。

但是今天的區塊鏈還處在空中,它還只是被極少數的極客、小部分對區塊鏈很懂的人士才能去使用。如果不是因為比特幣等這些加密數字貨幣這幾年的價格暴漲,可能大眾都還意識不到它巨大的價值。

但是我得這樣說,區塊鏈的價值不是因為這些數字貨幣能發財致富才因此而具備的價值,而是它本身價值非常之大。恰好在這上面,數字貨幣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應用,而這個應用也推波助瀾,使得更多人更容易去關注它。

我自己持有不少數字貨幣,但是也沒什么時間去交易它,從我的角度來講,就像我自己投資的一些股票一樣,我基本上是屬于價值投資,這樣一個項目,我覺得比較看好它的未來,就會進一些,根本就不管,扔在那兒,不關心它的價格漲跌。

鏈和幣是不可分開的

對私有鏈的價值存疑

我的一個觀點:鏈和幣是不可分開的。

如果把一個區塊鏈里的代幣部分,或者說數字貨幣——應該有個更好的名字,它是一個激勵機制的基礎,或者是一個token,就是代幣化

比特幣的區塊鏈核心是讓一大群計算機通過工作量證明(PoW)來維護比特幣的區塊鏈的一致性和不可篡改性。

要想讓比特幣的區塊鏈能夠不可被篡改,就需要有大量的算力加入進去,越多的算力才能維護這個鏈的一致性。

為什么大家愿意把自己的算力貢獻進去呢,在比特幣的設計里面,有一個非常巧妙的設計,每當你在加入的這個節點,能成功產生出一個區塊后,就給你這個區塊的生產者一個“獎勵”,這個獎勵就是比特幣。

所以我覺得任何一個區塊鏈系統都會需要一個比較好的激勵機制。當然,在區塊鏈應用里面有一些私有鏈,還有一些聯盟鏈,也就是Permissioned Chain,在這種鏈的技術里,取消了激勵機制。

我個人對私有鏈的價值是持懷疑態度的。

我認為,如果只是一個組織提供的私有鏈,很可能不需要用區塊鏈來干這個事。但是聯盟鏈是更有價值的,也可以認為一個的公鏈就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并能自由加入的聯盟鏈,聯盟鏈可以認為是一種小范圍內的權限控制嚴格的公鏈。

公鏈

我們定義公鏈就是一個不需要任何人的批準,只要遵循這個區塊鏈所定義的協議,就能加入的這種區塊鏈。我們今天看到的比特幣、以太坊、EOS、NEO,這些都是公鏈的技術。

聯盟鏈

現在更加時髦的叫法,應該叫Permissioned Chain,叫許可鏈。許可鏈的概念是說這個鏈不像公鏈是公開的,而是需要許可的。

一個Permissioned Chain 的極端例子,就是某公司自己做區塊鏈,壓根兒不許可任何外面的人來,或者許可的只是公司內部的某些結點,這種就稱之為是一個私有鏈。

今天從技術的角度來講,這些鏈可以完全相通的,舉個例子,完全可以把以太坊拿出來,一個公司自己運行起來,就形成自己的一個私鏈。

比如說迅雷,他們可能是拿了以太坊自己改進一下,做成自己的區塊鏈了,這就完全是私鏈,是一家公司擁有的。

但本質上或者代碼的協議上它仍然是以太坊的協議或變體。

有個著名的組織Enterprise Ethereum Aliance,就是企業以太坊應用聯盟,我們ArcBlock也是他們的聯盟會員,在這個聯盟里面,他們就在討論很多種可能的應用形式,比如把以太坊協議作為一個企業的聯盟鏈來使用。

區塊鏈3.0是鏈上和鏈下相結合的設計

讓區塊鏈變得對用戶更友好

3.0區塊鏈是我們努力要做的未來。

有一本著名的書叫《區塊鏈新經濟藍圖》,其中定義了:

1.0的區塊鏈就是專用的區塊鏈,專門用來承載數字貨幣;2.0的區塊鏈,是上面有了智能合約,也就是可以開始做貨幣以外的事情;3.0的區塊鏈是作為一個應用平臺,上面有大量的去中心化應用。

從我們推出ArcBlock這個角度來講,ArcBlock有自己非常清晰的定位,就是要做一個區塊鏈的應用平臺。

ArcBlock本質而言是一個新一代的云計算平臺,我們為實現基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應用而優化,并且在區塊鏈技術下來驅動運行。

從技術角度來說,也可以較容易清劃分各代區塊鏈技術:1.0的區塊鏈,它的區塊鏈只是用來承載交易(transaction),它是一個交易記錄的為主的分布式賬本。

2.0的區塊鏈除了交易數據之外,它開始有一些其他的代碼,或者是一些可以被格式化的數據。

比如說像染色幣這樣的技術,是典型的特點,它的區塊鏈除了有這個交易數據之外,他還可以用這個交易數據的空閑字段來保存一些格式化的數據,這樣就可以在這個區塊鏈中來承載業務了。又如以太坊,其區塊鏈里含有智能合約的代碼。

在區塊鏈3.0的這個角度來講,你可以把它理解成除了前面有區塊鏈,有代碼之外,還有一些更完備的計算能力,這個計算能力一方面包括云計算的整合和云計算系統的集成,第二個,所謂的鏈上和鏈下計算的集成。

所以區塊鏈3.0,既然作為一個應用存在,它是鏈上和鏈下相結合的設計。

定義為區塊鏈3.0,我們的目的就是要真正解決最本質的問題:

怎樣讓區塊鏈變得對消費者友好,變得讓所有的用戶都能去用它,而不再是一個這么難用的東西。

只做區塊鏈技術3.0,和發不發ICO無關

今年年初區塊鏈突然爆紅,誰也沒有料到。

當初我們做這個東西的時候區塊鏈一點都不火,我們團隊默默地做了很長時間,融資也很困難,我是拿著自己的錢去做。

但現在區塊鏈突然爆火,我覺得有兩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這段時間數字貨幣的成長和不少人通過數字貨幣投資掙了很多錢,因為金錢的力量,自身帶有相當大的傳播性和推動性。

另外一方面,去年中國打擊了不少非法ICO之后,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時機。

半年之前,也就是中國開始風靡ICO的那段時間,雖然我已經做區塊鏈有一陣了,但是連我自己都非常保守,因為太多的項目都是“割韭菜”的空氣項目,或者說太多的項目都是這種非常混亂的狀態。

所以在那段時間里,我和我的朋友都覺得雖然去發ICO可以圈很多錢,但是我們都覺得不能干,因為一干這個,豈不是跟騙子為伍嗎?

在國家打擊完之后,一些特別假的項目就死了。

而那些真正有信仰的人,真正愿意做事的人,可以去創造價值了。而差不多半年之前,如果跟一個VC去談區塊鏈項目,是沒人會去參與的,大家都覺得它不靠譜。

我們ArcBlock這個平臺和生態建起來之后,并不是屬于我們自己的,ArcBlock只是其建設者和推動者,而真正的擁有者是整個社區。

舉個例子,比如將來ArcBlock發展得非常好,騰訊都覺得也應該去加入ArcBlock這個生態,但是有可能騰訊的這種實力派加入進來之后,騰訊有可能成為ArcBlock生態里面體力最強的一方,然而這個系統既不是被我們ArcBlock控制的,也不會被任何一個最強的一方控制的,而是被整規則控制的。

這就好比是一個共產主義的理想一樣,這個理念為什么能成立,就是因為有區塊鏈能幫助參與的各方建立信任,用區塊鏈的來去管理這樣的系統,大家才會覺得公平可信,愿意去參與和貢獻。

大家從技術上可以證明沒有任何人可以去隨意篡改,沒有任何人可以凌駕于其他人之上的,我覺得這是區塊鏈技術能給生態里參與各方帶來的最大保障。

我們第一批應用會在第二季度上線,ArcBlock就是一個云計算平臺,可以聯合大家一起來在上面做出各種區塊鏈的應用,就跟使用云計算技術類似。

從盈利模式來說,區塊鏈項目在商業模式上跟傳統的互聯網公司有著天翻地覆、革命性的變化,它是去中心化的。

我簡單來總結,目前互聯網的盈利模式其實是一個中間人的模式,也就是典型的通過建一個平臺利用不對稱的地位兩邊收錢的壟斷模式。

區塊鏈帶來的最大的機會是“去中間人”,也就是在區塊鏈之下,因為大家有了機器的信任,所以不再需要一個中間人存在了,這樣建立在中間人基礎上的各種商業模式會面臨極大的挑戰。

舉個例子,比如說巨頭建了一個巨大的平臺,上面有無數的用戶,為什么巨頭如此賺錢,如此值錢,因為它是一個平臺,也是一個巨大的中間人,廣告商、供貨商、用戶其實都被中間人占據了很大的利益,所以中間人是一個巨大的利益體系。

我覺得區塊鏈時代就是要掙錢,一方面老老實實掙該掙的錢,另外一方面就是加入一個好的經濟體,隨著這樣一個經濟體共同去成長而增值,再也不會有中間人可以通過靠信息不對稱來賺兩個人的錢。

在我看來,目前這樣的項目值得跟:

那就是靠譜的團隊做著大家都看不清楚的事情。比如ArcBlock有Flavien,一個很牛的人會去做區塊鏈,我就會有觸動。

而一群技術能力很強的人去做,VC就會在行業噪音很多的時候思考,是不是我沒有看懂他們在做什么;但是如果是一群沒有背景的人在做,那就顯然是騙子項目。

目前,80%的ICO項目或區塊鏈項目都要做具體的應用,解決房產、保險、知識分享等問題,這是一種類型。

剩下20%里又有一大部分是做基礎鏈,比如小蟻、NEO、量子,包括以太坊。

此外,還有一部分想做開發工具的項目,提供讓用戶在鏈上更容易去用它做開發應用的工具,我們是屬于極少的,想做這種應用平臺的項目。

ArcBlock幣區塊鏈3.0

面向新代幣經濟體系打造

以代幣經濟鼓勵社區貢獻分享,共同打造ArcBlock生態系統,而不是中心化機構搭建的軟件平臺;

為最佳用戶體驗而優化

采用“自上而下”的設計策略,為通過ArcBlock平臺開發的應用提供實時、響應式用戶體驗,用戶可以通過熟悉的瀏覽器或移動App來使用區塊鏈;

為云計算時代而設計

ArcBlock被設計成云計算環境原生平臺,首先構建在亞馬遜AWS和微軟Windows Azure之上,然后延展至Google的云計算引擎及中國主要的云計算平臺;

堅持開放標準

ArcBlock不僅開源核心部件,而且團隊成員及公司積極加入了一系列標準組織、學術機構和基金會,積極參與和貢獻,承擔社區責任,包括W3C區塊鏈社區組織(W3C Blockchain Community Group)、IEEE標準委員會區塊鏈社區(IEEE Standard Association BlockchainCommunity)、企業以太坊聯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Linux基金會(Linux Foundation)、和Hyperledger基金會(Hyperledger Foundation)etc.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首頁更多新聞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