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郭宏才寶二爺_ 好的區塊鏈項目投資平臺如何判斷

硅谷電線桿上滿眼的區塊鏈信息,活躍的區塊鏈創業氛圍刺激著幣圈投資人“寶二爺”郭宏才先生。他拋出了招牌式的口號“同志們,繼續干,不要慫”,計劃2018年再投1000個項目。

回歸到中國區塊鏈市場,郭宏才先生告訴騰訊《一線》,國內區塊鏈項目的投資方式和整體投資環境都在向更為積極的方向轉變,對于長期從業者來說,更希望看到監管細則的盡快落實,凈化市場泡沫。

中國區塊鏈市場最需要哪方面的助力,發展方向是什么?

把這個行業的外衣都脫光了,里面到底穿的是什么?現在很多項目都是打著區塊鏈概念的變種IPO,而在任何國家IPO這個行業都是被嚴格監管的。什么時候跨過紅線,什么時候回到紅線里面,就看創業者的智慧。

從個人角度來說,我期盼有關部門趕緊出臺監管政策。不是一個簡單公告,而是針對整個區塊鏈以及ICO行業盡快出臺細則法規。有的項目拉一個微信群能夠騙很多幣回來,也能上個交易所就騙錢。

這種騙子項目不抓幾個的話,還會有更多的騙子來這個行業隨便講故事,騙錢。對于行業的從業者來說,我認為這是一個長期行業,希望他能夠有序發展,而不是野蠻生長,落得一地雞毛。

一刀切解決不了實際問題,需要出細則,進行行業規范,保持中國區塊鏈行業的領先優勢。

目前,中國的幣幣交易平臺已經超過美國。如果今后主流的交易平臺能夠將人民幣作為交易所的統一法幣,以人民幣去交易比特幣和代幣,中國的金融崛起將迎來大好機會。

現在全世界金融以及金融衍生品全只用美元交易。若想在國際市場上改變這個格局,只能是靠中國的領先優勢。如今,中國的交易量居首,幣安,火幣、OK Coin等交易平臺有全球影響力,且有促成以人民幣而非美元作為標準法幣的潛力。

如何看待區塊鏈技術以及它對中國市場的影響?

郭宏才:首先要明確,區塊鏈技術不是什么神秘的技術,而是非常簡單的東西,因此才能做到普及。目前來看早期的區塊鏈都是做區塊鏈底層的,但是現在都是在區塊鏈底層上做應用的。說白了就是ICO,這就是它的應用。

目前來看,區塊鏈最低成本地解決了創始團隊、科技公司的融資需求。市面上的區塊鏈項目大致分兩類,第一種是應用層,第二種是前幾年做的協議層。

像比特幣這一類型屬于協議層的,而比如游戲行業游戲鏈,VR行業VR鏈,人工智能行業是人工智能鏈是屬于應用層的。

一個倉能ICO,一個淘寶網店也能ICO,隨便哪個創業公司都可以通過發幣快速募集到很多比特幣、以太坊。用這種方式去募集資金,不管怎么繞來繞去,本質就是ICO。國外對這些都不避諱,很大膽地在搞ICO,但是中國的創業團隊都比較避諱,由于94公告的原因。

什么樣的區塊鏈項目可以打上“靠譜”的記號?

郭宏才:靠譜項目全球的市值和全球交易量排行都比較高。好項目分為兩種,第一種看長期投資的價值,如該項目代幣的全球交易量、上升程度和市值,排名前幾位的都有投資價值。

還有一種是短期投資,這種情況下就無法流通量和市值了,因為非常低。一種代幣剛出來,老百姓常一線可不可以買呢?

我覺得基本上看創始團隊的背景,是否是互聯網的老兵,這種互聯網老兵在跨越過第一代互聯網、第二代移動互聯網以及今天的價值互聯網,在互聯網圈子里有充分的經驗,跑到價值互聯網也一樣很成功。

這一類型的人是我們首選的團隊。另外也要看首選投資方是誰,誰認可他,認可他的人是否有影響力,這個也很重要。這兩種是主要的參考標準。

現在的ICO不像ICO,像以前的IPO。先進行天使輪、A輪、B輪、C輪、D輪,先是機構之間來回投。投完以后,再到交易所進行IPO,比如到上交所公開發行,到交易所就可以賣了,然后就是好幾倍,然后散戶就是像打新股。現在有點像打新股,不像ICO。

散戶基本上是選擇這類項目,然后像打新股賺點錢炒一炒。基本上,現在的玩法就變成了沒有向散戶募集的過程,只有向機構募集的過程,然后直接上交易所。現在是這樣的模式,已經比94之前好多了,以前沒有什么機構只有散戶。

中國區塊鏈市場的飛速發展,區塊鏈項目的投資方式是否也在發生變化?

郭宏才:不投資,光站臺,叫拉資源或者背書,稱為“投行業務”。這類業務主要分兩個范疇,即幫助項目方募資和上市。投行業務并不是免費的,收費內容分為收幣和收錢兩種。

創業公司往往更希望給代幣,這也促成了代幣站臺費的出現。以前在只有我一個人做這種業務,其他人也不認識那么多人,沒法做,后來很多人也站出來做同樣的事情。

現在衍化出了新的模式。投資方也得確實投資,拉資源成為免費的工作,談不上投行業務了。如今,交易所的上幣過程是明碼標價的,所以談不上投資人推薦一個項目就能成為上帝。

如今,我轉為資項目方的私募份額,私募份額相對便宜。投資人投完了以后,獲得代幣,項目方拿到前后,自己負責上交易所。

很多交易平臺也會參與區塊鏈項目的投資,或者自建孵化器機制。

您如何看待平臺“裁判員”與“球員”的角色矛盾?

郭宏才:出于競爭的考慮,大部分交易所跟進推出了自有孵化器,用于孵化區塊鏈項目。不過,好的項目不會進入任何交易所的孵化器,自己就可以做得很好。壞的項目進孵化器以后,又全靠交易所資源。交易所推也推不起來。

對于一個交易所孵化的項目,別的交易所不情愿給上,這個幣就很難成為上流通的代幣,變成了自己家里“養”出來的幣。

交易所也要解決公信力的問題,未來會逐步淡化自身在孵化器中的身份存在,甚至就不參與了。同時,規則也在變,某交易所孵化器出來的項目,不保證就能上該交易所。目前,大交易所都在逐步解除這種東西。

如今,新型交易所正在突起,諸如gate-io等新交易所不再收交易費以及上幣費,并以此作為賣點。

這會倒逼既有交易平臺做出變化。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首頁更多新聞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